书签
admin [楼主] 发表于:2013-05-09 15:58
昌乐 刘文安

丁再献—中国骨刻文书法第一人

回复 引用 顶端
admin [1楼] 发表于:2013-05-09 16:00
昌乐 刘文安
丁再献—中国骨刻文书法第一人
文史千古秀 功名上景钟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2楼] 发表于:2019-01-24 01:15
文史总编
  丁再献:钟情东夷骨刻文的旅游奇人
  作者:徐梅
  东夷文化是一块充满诸多悬疑的阵地,有一个人却拼命坚守,创作了一部堪称划时代的文化巨著和东夷文化的百科全书;
  东夷骨刻文在许多人眼中就是一堆兽骨,有一个人却抵住嘲讽、破译数百古老文字,将中国历史前推千年,被称为“中国骨刻文书法艺术第一人”;
  他就是从事旅游工作30多年的山东省旅游行业协会副会长丁再献。
  结缘骨刻文  保护传承东夷文化
  与东夷骨刻文结缘如此之深,对丁再献来说,有偶然也有必然。
  “几年前,认识一位韩国朋友,听说韩国有很多人在研究东夷文化,并宣称他们是东夷文化的源头。”丁再献说,虽然自己此前早就想写一部关于东夷文化与山东的书,却苦于选题太大迟迟没有动笔。“这位韩国朋友的话让我非常着急,也激发了我深入探究东夷文化的强烈愿望,当时就一个想法,要保护传承好东夷文化,我要赶紧站出来。”
  然而东夷文化博大精深,没有文献能够非常系统、清晰地讲述东夷文化的发展过程,写书,谈何容易?这让刚开始着手做东夷文化研究的丁再献着实感到了巨大的困难,“我买了很多有关东夷文化的书,开始潜心研究。2010年,听说山东大学美术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凤君教授发现了骨刻文,当时我就猜想,骨刻文作为记录东夷文化的一种符号系统,很可能就是东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010年年底的一天,我便登门拜访了刘教授。”丁再献说。
  这一次会面,让丁再献与东夷骨刻文一见钟情,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刘教授家里,地上、阳台上满满地放着数百块骨头。当时在很多人甚至考古学家眼中,那就是一堆‘烂骨头’,全盘否定刘教授的骨刻文一说,但我学了三十多年的书法,虽然没有成名,但当时乍一看那些兽骨上面刻着的图文,凭借多年书法和篆刻知识的累积,一下就看出那的确是文字。”
  怀揣着对东夷文化的追逐和对书法艺术的热爱,丁再献开始了对骨刻文艰苦细致的研究,他把旁人眼中的“烂骨头”当成了进行东夷文化研究的宝藏。“我不管人家否定与否,只要认准的事情决不回头。我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全然忘记了外界的争论,当我破译出四五十个骨刻文时,就更加坚定了信心,当连同家兄丁再斌破译的骨刻文字达到数百之时,感觉眼前一片光明了!”丁再献说,骨刻文的“龙”,跟金文几乎一样,他要用事实来证明,骨刻文上记录的不仅是文字,还有千古埋藏的秘密。
  常年的孤军奋战有了同盟,让刘凤君教授倍感欣慰,“丁再献的站出,让极少数的东夷骨刻文的坚守者更加坚定了信心。”
  排除万难  寻根汉字源头
  2012年3月,《东夷文化与山东·骨刻文释读》一书正式出版发行,不但论断了东夷文化是中华文明的源头,还论断了东夷骨刻文是汉字的源头。被相当多的业内专家称为东夷文化研究和骨刻文破译“不可缺少的引领者和导航仪”。
  但这本划时代的专著,其破译过程的艰辛,只有走进丁再献的办公室后才能深深的感受到。
  因为骨刻文与甲骨文相比没有参照物,丁再献就一个个查,历史书怎么记载的,甲骨文、金文怎么写的,怎么解释的,顺着这条线,追溯源头,从源头对接。“2010年的春节,7天假期,我哪儿也没有去,就在我办公室这张桌上开始写字,很多时候一幅字我就能写上四五个小时,一幅作品要写三四遍才能定稿。”每写一幅字,丁再献都需要先从兽骨上的图临摹下来,再将其规范写成骨刻文,接下来依照骨刻文、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的顺序,用五种字体勾画出不同时期文字的演变过程。
  这是相当枯燥的破译过程,但对于丁再献来说,这种枯燥微不足道。每一块兽骨在丁再献的眼中都充满无穷的魅力,他把常人眼中的“乱麻”解读成一个美丽的故事。“我反对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丁再献说,祖先发明文字的用意很简单,每一个文字符号的产生,都是一种最直白的表达。比如中国梦的梦,在骨刻文的写法中是一个人侧身睡觉时梦见两个在其床上跳舞,后来人们将侧身睡觉的姿势写成了夕阳的夕,表示天黑了,表达的意思非常形象。鉴于对古文字的这种理解,丁再献的研究愈发生动而有说服力。
  在丁再献眼中,骨刻文的发现之旅如此迷人,那不仅仅是一个个文字,而是今人与古人的一种心灵对话,是一种历史的穿越。听他滔滔不绝讲着一个又一个故事,笔者深深感受到了他对骨刻文破译的那份痴迷与执着。
  丁再献的旅游中国梦
  《东夷文化与山东·骨刻文释读》一书已经正式出版发行,但丁再献却并未停下继续研究东夷文化的脚步。他仍然坚持利用业余时间破译骨刻文。“这是一段漫长而艰辛的路。”丁再献说,东夷文化仍然是一片充满悬疑的阵地,嘲讽、不屑、流言蜚语,一刻都未曾停歇。
  2013年7月,《东夷骨刻文研究与利用》正式通过山东省重点课题立项,对于丁再献和坚守在东夷文化阵地的为数不多的学者们来说,这是一个足以令他们振奋的消息。“这么多年的地下坚守和忍耐,终于换来了官方认可的机会。”丁再献欣喜若狂。这个一直自称“一无门派、二无名校、三无学术头衔” 的三无业余研究者,心中怀揣着更高的旅游中国梦。
  “昌乐、龙山、寿光发现的上千块兽骨可作证,东夷文化的发源地在山东,是山东独有的优势旅游资源。我们这些后人要对其进行有效的保护和利用,使之转化成文化旅游经济,推动远古文化旅游的开发,这对山东意义重大。”丁再献说,近年来,山东已经开发了几处东夷文化旅游景区,有力地推进了文物开发与利用相结合。这些新兴旅游景区的开发,虽然对东夷文化的挖掘和保护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与山东丰厚的东夷文化资源还不相称,他要进一步论证山东是东夷文化的核心地区。
  对于这样一位敢说真话的旅游奇人,著名齐鲁文化学者、东岳论丛原总编辑、山东社会科学院资深研究员郭墨兰先生评述: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就是从东夷文化传下来的,再献进一步的阐明了这个观点。我研究齐鲁文化30多年,许多话我不敢讲的再献讲了,我没有发现的再献发现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这不仅对东夷文化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对齐鲁文化、中华文化也是一个重大的贡献。
  采访最后,我们祝愿这位谦虚、敢讲真话的老人能够实现他的中国梦。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