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9-03-21 10:27
文史总编

大年初二的新女婿

  大年初二的新女婿
  刘福新

  老家山东昌乐的风俗,大年初二这天,男子未成年者走姥姥家,结了婚的男人走丈人家。初二是走亲第一天,村庄里格外热闹,似乎天上的神灵也在凝视着大地,看看尘世上的新闺女女婿是怎样腼腼腆腆地走进丈母娘村庄的,又是如何晃晃悠悠地往回返的。
  当然了,我说的是陈年旧事,如今虽然还残留着旧年的影子,但毕竟开放多年,不是早年情状了。
  大年初二这一天,对于新媳妇和新女婿来说,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新媳妇在婆家过的第一个年,大年初一只给没出五服的长辈磕头,村里好多人仍不认识,所以村头上挤满了看新媳妇的人,大家都争着一饱眼福。看新女婿就更不用说了,那是出嫁闺女村庄的大事,老少爷们早就等不及了!
  因此,这天一大早,大街上,胡同头,看新女婿的人群如潮,特别是那些眼瞅着也要做新娘的女子,早就猴急猴急地等着看村里的新女婿了,刚看到新媳妇与新女婿模模糊糊的影子,就呼地一声蹿到了庄头。
  过来人都晓得,这一天对于新婚小两口来说,都十分憷头,甚至比结婚那个关口还难过,因为他们要双双路过人群夹道的长廊,不情愿地接受人们的检阅。免不了还得受大姑娘小伙子的指指戳戳、评三道四,甚至陡然里冒出几句似笑似嗔的话来,让新女婿羞得直想寻道地缝钻进去。如果是小夫妻恩爱如蜜甜的,新媳妇会自动出来应付娘家村里的观众,不让自己的女婿难堪;倘若不怎么和谐的,就自顾自地前行,新女婿免不了面红耳赤,蹒跚着挪步,羞臊着对观者连连说着连自己都听不清晰的"过年好"的搭讪话。
  有那小器的丈人、丈母娘,心疼女婿,当然也是心疼女儿,为了减轻小两口的精神压力,天不亮,就催着儿子推上小推车(不是自行车)或者赶着毛驴去姐夫家"叫客",为的是尽量躲开围观的人群。但这样做的后果,往往要受到人们的非议,"怎么着,就他家的女婿值钱,连看都不让看呀!"所以,大度的丈人、丈母娘一般都会任其自然。"谁没有经历那一回呀,历练历练也好!"
  可一旦小两口进了门,丈人家就像接来了天神。第一年的女婿是家中贵客,接待工作格外繁忙,接待规格当然是家里最高档次。一大早,从清理卫生,到穿着摆设、酒席安排,还有谁来陪宴、谁来斟酒,必须事先筹划停当,宛如面临一场接待外宾的"国宴".唯恐出了漏子,失了礼节,让亲家公亲家母笑话。
  但是,与丈人、丈母娘想法相反的是,我们老家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也算是老辈里传下来的吧,那就是小舅子"闹"姑爷的风俗。丈人、丈母娘是上辈,不便于陪席,就把招待新女婿的宴席设在较为近服的侄子们家中。这样一来,招待新姑爷的任务就落到了新媳妇的哥哥弟弟身上了。
  大舅子因为年长,一般硬装出严肃的模样,顶多不过变着法让自己妹夫多喝酒。犹记得在那非常年代,往往采用非常手段劝新女婿多喝酒,譬如,"你拥护毛主席吗?拥护就喝了这一盅!"那个年代,谁敢说不拥护毛主席?"你服从共产党的领导吗?"谁又敢说不服从共产党的领导?就这么一盅接一盅,不大一会儿就红到了脖子。大舅子当然是主要角色,一来较较妹夫的酒量,怕新姑爷喝不够,走后冒大话,"俺丈人家没有中用的!"二来,暗地里充当"狗头军师"的角色,撮弄着弟弟们轮流敬酒,瞅个火色找个理由拿腿走人,假说"你们这些端菜的燎酒的,也辛苦了,快来陪你姐夫喝两盅!"那是早计划好了的,小舅子们得了号令,个个摩拳擦掌,轮番上阵,最后让那些服期稍微远一点的小舅子上场,为的是让新女婿看着自己家里兴腾,更为了借此观察考验新姑爷的为人。
  酒席上,亲的疏的小舅子群体是最团结的,变着法子你一杯我一杯的劝,打就了谱让新姑爷酣醉。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就是要把新女婿的实话掏出来,以后也好交往。待到与小舅子们推杯换盏,新姑爷没了矜持,没了客套,与小舅子"打成一片"了,说开了心里话。小舅子们其实早就胸有成竹,时不时地撇出几句"投石问路"的话来,趁机看看这个新女婿的斤两,暗地里给他打打等级。如果认为是合格的,便不再死劝硬劝,郑重其事起来。倘若是那傻里傻气的,或者是那刁钻古怪的,可就热闹了,小舅子们非叫你喝趴下不可。
  这时,作了新媳妇的女儿是最了解自己女婿的,有的怕自己女婿第一次大年上走亲就出乖露丑,不时地撺掇着自己妹妹当"暗探"随时汇报"军情",再催促着父母上饭,可是哪里由得了她?饭一次次端上去,却一次次被小舅子们提溜下来,直喝到日头落西,新女婿筷子拿不齐了,酒盅端不正了,舌头伸不直了,丈母娘亲手做的荷包面也吃不了嘴里去了,才算了事。
  直到黄昏,小两口才告别双亲和一群舅子、舅子媳妇、小姨子们,往回走。但不论走得多晚,大街上又挤满了看新女婿的人群。如果新女婿是有数的或者酒量大的,还好看相,如果新女婿喝醉了,东张西歪,哇啦着舌头,洋相百出,惹得人大笑不止,必定让自己新媳妇在娘家村里丢脸。当然了,村里人也不一定笑话,只是把其作为过年的一件乐事罢了。
  要是一个村里有好几个新女婿,他们走后,便很快传出有关的新闻:谁家女婿长得好看,谁家女婿穿戴的整齐,谁家女婿有心计,谁家女婿会过日子,谁家女婿憨里憨气,谁家女婿是"老婆蒲团",谁家女婿酒量大,谁家新女婿会捣鬼把酒灌进袖筒里,谁家女婿喝吐了,谁家女婿半路上倒在雪地里,拉都拉不起来,急得新媳妇直跺脚……
  直到回家躺在床上,小两口才静下心来,仔细回味一天的感受,新媳妇与新女婿不管是埋怨还是嬉笑,当然都有说不尽的悄悄话。
  完稿于2008年2月5日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昌乐文学 春节特刊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