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9-03-26 15:54
文史总编

别画湖上渔夫与虎的故事

  别画湖上渔夫与虎的故事
  古代时期,位于现潍坊滨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央子街道南部的别画湖,常年浅水荡漾,物产富饶。由于上游白浪河、虞河等的集中注入,下游与北海相通,咸淡水交混,成为一处水肥鱼丰的天然渔场。
  相传唐朝建中初年,湖边有一个名叫张鱼舟的老渔翁常年活动在央子街道横里路与寒亭区禹王台一带。以打鱼为生为生的他,白天就生活在船上,晚上就系船上岸在自己的窝棚。他栖身的窝棚构造极其简单,几根毛竹做屋架,几扇稻草编成的草扇做墙壁。这窝棚虽躲不得严寒风雪,但张鱼舟认为,这总比没有屋子好。平日里生活虽苦,可他生性恬淡,捉得鱼了,就打一葫芦酒来买得一醉。若是手气不佳,打不到什么大鱼,也就半饥半饱地凑合着过日子。因此,他日子倒也过得自在。
  可是,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被改变。这天,张鱼舟睡得正好。可是大约到凌晨四更时突然被冻醒,感觉湖面雾迷云封,窝棚里冷嗖嗖的,寒气直往薄被里钻。他翻了个身,将被子挟了挟,正想再睡,忽然,听见屋后"簌簌簌"在响。
  老渔翁张鱼舟以为来的是小贼,不由心里好笑:"嗯,看来也是个走投无路的穷贼,主意打到我老张头上来了。"他提高声音道:"喂,兄弟,要窝窝头,桌上还有两个,麻烦你自己拿了,若是要钱财,老哥我自己也没有,恕不奉送了。"屋外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又响起来。听声音,这小贼是不稀罕这两个窝窝头,他是要进来。
  "你是想进来聊聊,是不是?那就请从门里进来吧,捅破了草壁你老哥哥可挨不过冬天去啊!"这个"小贼"也真听话,几声"簌簌"后外面就悄没声儿了。
  张鱼舟以为外面的人走了,正想重新躺下,又觉得左壁被轻轻捅了一下。然后,门真的被推开了。"呀"的一声,白晃晃的一只手便伸了进来。接着,门大开了,像是一个人爬着进来。这人粗壮无比,似乎穿着件条纹黄花衣,只是带有一股浓浓的腥味儿。
  老渔翁张鱼舟不禁来了好奇心,他睁大了眼睛细去看。这时,天色已转亮,窝棚内已透进光来。等他看仔细了,不由吓得滚落在地。
  原来,这是一只老虎,身子足有水牛大。这一吓非同小可,他冷汗淋漓,伏在地上浑身筛糠一般抖个不停,一去二来,人竟晕了过去。
  等张鱼舟醒过来,但觉得毛茸茸的一只前爪按在他的肩胛上。这只虎脚的利爪可伸可缩,若是伸出来那么一爪下去,别说是个老人的瘦肩胛,就是一条壮水牛也准抓出一个血窟窿来。可是,眼下它只轻轻的按着,像并不像有什么恶意。这样按了好一阵子,他见没什么动静,就抖颤颤地睁开眼来。恰好,眼睛正对着那双金光四射的虎眼,只吓得他急忙把眼睛闭上。
  又过一阵,张鱼舟还不见老虎的动静,这才缓缓张开眼睛,说:"虎……虎大王是要……要吃鱼吗?"这只老虎提起搁在他肩上的左前爪,向他晃了晃,眼睛里有一股痛楚、哀求的神情。这一晃使张鱼舟看清楚了,原来虎爪掌上刺有一枚东西。他这才恍然大悟:该死,该死,原来它是有事找我,不是来吃我的。这样一想,他的胆子就壮了许多。
  他爬起身来,说:"敢情虎大王找我有事?"这时,老虎将左前爪伸了伸。果然,掌上有一枚刺,深深刺在里面。他怕老虎受惊,便将手慢慢的伸上前去,尽力稳住不停抖动的两个手指,撮住了刺尾,顺着势一拔拔了出来。只听得老虎一声大吼,直吓得张鱼舟忙一个滚翻滚开了几步。等他爬起身来,老虎已出了窝棚,轻松地三跃两纵,消失在浓雾之中。
  张鱼舟庆幸自己只是受了一场虚惊。第二天,他又去打鱼了。他想将清晨的奇遇讲给渔夫们听,怎奈这里地处偏僻,半天也没见着人,也就顾自己打鱼去了。可惜这天运气欠佳,鱼儿不知为什么老不上网,他忙到傍晚,仍是空手而回。他一肚子的懊恼,便回家去用冷水和着硬窝窝头,细细嚼下,早早睡了。
  天气好冷,肚子又不饱,张鱼舟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睡到半夜,突然听见门口"咚"的一声,好似什么沉东西扔在地上了。他正想起来去瞧个究竟,忽然听见门上有人轻轻"噗噗"敲了两下。
  "谁呀?"张鱼舟起床去开门。因为怕老虎熟门熟路又来光顾,今天他已经不敢不关门就睡觉了。他担心第二次来怕没第一次的好运气了。
  门外没有声音,张鱼舟从门缝里看了一阵,只见地上黑魆魆地扔着一件东西,一动不动。他悄悄的开了条缝先探出头去看,借着月光他看清楚了地上是一头死野猪。他上前去一摸,嘿,才死不久,连身子都还微温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莫名其妙,不由自言自语。蓦地,他觉得背后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他身后呼噜着。他急转过身来,不知什么时候,昨天那头虎已掩在他的身后,跟他直亲热呢。张鱼舟战战兢兢地还抚了一下,老虎就心满意足地跃纵入黑暗中去了。
  "唉,畜牲都知道报恩。"老渔翁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惭愧,自语道:"可我却一直在害怕它来吃我呢。"这天,老渔翁没去打鱼,他刮了野猪毛,挑精的割了二十斤肉,十斤红烧,十斤盐腌,其余的拿到集市上卖掉了。
  自这以后,老虎每夜都有东西衔来,有时是鹿,有时是野猪。每次来了,总要和他磨蹭几下,亲热一番。当然,这样一来,张鱼舟也可以不去打鱼了。
  他每天剥皮卖肉,日子过得很是不错。
  可是,一个打鱼人,忽然卖的全是野味,这招来了旁人的怀疑。张鱼舟解释说这是一头老虎报恩送的,但是这话,有谁相信呢?有人说了:"嘿,弥天大谎,野味是老虎送的?肯定是妖怪附在他身上了。"另一个说:"老哥的话有理。我说呀,真的有老虎上门,恐怕早将张老头吃了,活着只是一个假的,是山鬼的化身罢了。你看他天天拿有野味来卖,这定是他作的妖法。过些日子等野味打完了,他就会吃起人来的。"
  好事不出门,恶声传千里。这事连带谣言一传十,十传百,马上,北海全县都传了个沸沸扬扬。
  于是,好事的地保把张鱼舟送了官。能说些什么呢?他只好一五一十将如何为老虎拔刺,老虎如何常来报答他的话一一讲了。知县沉吟了半晌,说道:"这样吧,本县是从来不冤枉好人的,王用,你跟他到他家去呆一夜,看说的是不是真话。如果胆敢蒙骗本县,那么明天本县就有他好看的了。"这一夜,差役王用和张鱼舟躲在窝棚里。果然,半夜里,老虎又拖来了一只鹿。张鱼舟出去与它亲热,老虎蓦地闻到一股生人气味,就想往里闯,直吓得王用的脸都白了。幸好张鱼舟拦在门口,拨转虎头,说:"别,别,虎大哥,这是我的熟人朋友,你就回……回山里去吧。"
  第二天,王用扛了那只鹿,带着老渔翁回到县府衙门,将这事前后都说了。知县见张鱼舟讲的实有其事,也就放他回去了。而张鱼舟怕连累了老虎,便连夜弃了窝棚,划了渔船走了。从此,再没有人看见过他。而那只老虎,也就再也不来了。(毛金鹏,选自正在出版中的《潍坊文库?滨海史话)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滨海文史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