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13天前
文史总编

张玉亮:麦收时节

  麦收时节
  作者:张玉亮
  小满过后,阳光越来越澄澈。这时候,每一株在田野里生长的小麦,都把积攒了一个冬天加一个春天的故事,借助风的力量,尽情地向大地展示。麦浪起起伏伏,麦子们伸展伸展腰肢,摇晃一下脑袋,感觉自身的份量还不够饱满。还好,有阳光和水分通过麦芒一次次衔接,麦子们大彻大悟,争分夺秒在籽粒中灌浆,向成熟里继续摇曳。
  仿佛是一瞬间的事,昨天田野里还是绿浪翻涌,而今天,颜色就不那么纯了。一个喜欢大海的人,看了这样的颜色难免会不怎么舒服;而一个守望丰收的人,心中涌动的则是掩示不住的欣喜,只要晴朗的日头再值上几天班,麦子们就会更加黄灿灿。麦熟一晌,时间的概念拿捏得恰到好处。黄,灿灿的黄,没有一点杂质,才是丰收的最好成色。
  开镰……开镰……有风从田野里吹来,已把麦香一遍遍向村庄迁徙,整个村庄开始骚动起来。人们心情愉悦,时不时地跑去田野,用老练的目光早把今年的收成估摸了一遍又一遍。镰早就磨好了。磨镰,现在好像只是一种仪式。其实,村里的大型联合收割机,早在十几天之前就保养好了,只待麦子们用成熟的颜色一声令下,收割机就会与麦子们来一次热情对话。
  争秋夺麦,这是一句传承已久的谚语。如果麦子一旦熟过了头,就不能保证颗粒归仓,谁也不愿看到丰收在望的粮食,从手心里漏下去。我的老练的乡亲们很会把握火候,一个电话、一个手势,几亩十几亩甚至更多的麦子,也就是几盏茶的功夫,就完成了这一季的收获。麦收时节最怕下雨和连阴天,好在,天公作美,这时的雨很少光顾。收获的小麦颗粒饱满,只需在场院里晒上三四个日头,就可以收仓。此时,小麦们这才算完成了从去年秋天开始,长达七个月的生命旅程。
  在收获小麦的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不和谐的小插曲。难免有一些麦子会闹一些小情绪,偷奸耍滑不肯快些长,一株两株的,它们隐藏在金黄的麦浪里,夹生着呢。我揣测:它们可能太留恋天空中小鸟婉转的鸣叫,也可能是被畦岭间野花野草迷乱了心性,也可能是想与果园里的瓜、果、梨、桃一起慢慢成熟。可大家等不及了。联合收割机开过来,夹生的小麦,难免留下一些抗议的音符。
  麦收过后的大地,只休息了几日,幸好,夏雨适时而至,那些在麦茬地里播下的玉米,又开始吐新纳绿了。麦收夏种,庄稼就是这样一茬茬交替。到了秋天,玉米将会把大地再次交给小麦,就又会演绎下一个麦收时节了。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昌乐文学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