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9-06-13 16:04
文史总编

乔官镇苗埠村村志之《苗埠村亮兵台和操场》

  乔官镇苗埠村村志之《苗埠村亮兵台和操场》
  秦学孔

  乔官镇镇驻地南边有一座山叫隋姑山,传说是当年隋炀帝荒淫无道,欺娘霸妹,其妹不从出逃到此,他领兵几路追赶至,其妹慌不择路只得上山。上山后见四面被围无路可逃,便在一棵树上上吊而死。后来,人们在她上吊的地方为她修了一座庙,此此山也叫做隋姑山。
  隋姑山东边有一万年沉睡的故火山口,旁边有一山泉。因山泉之缘这里出了一个真龙天子,所以这山泉叫龙泉,附近这个村子叫龙泉院。
  隋姑山西坡有一个裴将官庄,据说是唐朝的一名将军,年老携眷告老还乡至此看到这里山明水秀,便在此落户。前几代还兴旺,天灾人祸逐渐没落。到明朝时叫裴仙羽这一代,已经很穷了。靠在镇上一家有名号的龙顺财主家当长工。受尽剥削,特别是龙顺的管家魏洪福,倚仗主子势力千方百计欺负他。种下刻骨仇恨。
  此人至而立之年,会些武功,喜结交豪杰朋友。他在乔官大集出门办事时,有一位算命先生把他叫住,到背静处同他说;他是真龙天子,皇帝之命。要他加紧联系豪杰朋友,一起起义打天下。并说;你父命不久也,死后要不能穿衣服,用腊木棺装殓埋在隋姑山东边那个泉子的一个像牛角的尖上。还叮嘱你要看到泉边三棵柳树中间那棵的树枝贴的水面即可起兵,只要反不到‘天上’就行。果然半月有余他父病故,他便照做,没有什么腊木棺,就有也卖不起,只得找了一只装土用的腊条编制的篓子装好又在口的一边盖了块竹席去偷偷埋了。(不是自己的地界人家知道不让)只是在入殓时,他有一个老姐,嫌不穿衣服太难看,要着给他穿了要个半截裤。
  他遵照先生的嘱咐,平时结交朋友就多,又友联友结交了不少。商谈了起兵事宜,封了官职,在现在乔官镇苗埠村前埠东南招兵买马,设立操练兵马操场,在村东沟里一沟中涧天然平台为亮兵台。(至今四十岁外的人都记得遗址只是洪水冲刷坍塌为一座尖山。)只待时机成熟。
  他这人有点性急,不几天就派人到泉边去看,后来自己去看,再后来看到差不多了,就把那根树枝压了块石头,几天后树枝触到水面了。就召集了其它几路人马起兵了。他领一路人马从乔官镇街上路过,手下人鸣锣开道,吆喝大人来了闪开!人们纷纷闪开。正好龙顺家大管家魏洪福一看是裴仙羽,看不起他洋洋不睬。并说;我当是谁,还是裴仙羽小东西。手下人汇报后,把他气坏了。正好,我还没找你,自己找死,新仇旧恨一起算,全家绑了带走!就这样来的土埠沟九龙汇处,比较隐蔽的一天然点将台他们几路人马集合点。此时各路兄弟人马陆续到来,人马到齐。升座早有一些大力士搬来大石头的宝座,还有几块列两边,兄弟们文左武右举行登基大典按序参拜。参拜毕拿魏洪福全家祭旗响炮出兵。(魏家坟就在现苗埠村西康家庄西北一千米)。各路兵马四面征讨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他带领一路主力一路北上,一天傍晚来到一处,他让探马打探,探马来报说是稻田,(稻田是寿光一镇)他一听稻田一惊,有些音同。便有些顾忌。遂命安营扎寨。第二天便忘记此事继续北上。不几日便收到各路兵马战事失利的消息。自己也连吃败仗,原来是明朝名将戚继光前往江浙,福建平倭路过此地顺便平叛。几天后他只得连连败退他处。戚继光驻扎于九龙汇北侧为中心。四面横扫。月余他被四面围困战死疆场。一代英豪就此烟消玉旬。一家户灭九族,刨坟三代。据说刨出他父亲时已经钻到隋姑山边了他父已上身已变为龙身下身还是人身。人们猜想如果他不是心急柳树枝压石头,他父不是穿了半截裤,或是钻到山里边,他有可能真的会是一代皇帝。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乔官频道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