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9-06-13 17:34
文史总编

从前慢(散文二题)

  从前慢(散文二题)
  鹿萍
  -
  购物的变迁
  肩挑一副挑担或一辆手推车,两边的木头柜就是一间流动的杂货店,小至针线、颜料,大到衣物。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拨浪浪,拨浪浪"货郎诱人的鼓声由西到东,自南至北,把沉寂的乡村搅动的热闹异常。自有记忆以来,这是父辈们的购物方式。
  我那时的梦想,不过是做一个走街串巷的小货郎。五颜六色的颜料,大小不一的纽扣,在一个个中规中矩的小格子里,更神奇的是,一个小柜子能连续拉开好几个暗格的小抽屉,每拉出一个,就带出一个惊喜,然后,这些惊喜又在货郎的肩头颤悠悠、颤悠悠地走远了。那颤悠悠,我简直迷恋到要死。
  10岁以前,我的愿望是:等着我有钱了,我要买满满的一大黑皮包的山楂罐头。吃着一罐,看着一罐。黑皮包就在我家房门后面挂着,馋山楂罐头了,就去看看黑皮包,咽口口水。
  那个时候,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开一间老王家的小卖部。小卖部里大部分是山楂罐头,有五颜六色的糖果和扎小辫儿的头绳……老王用漆黑的算盘算算一天的收入,我看着他,他偶尔抬起头跟我说:跟我学打算盘吧,长大了,有饭吃。我答应的很快,因为觉得货郎和小卖部都好,都有我想要的东西。如今看起来廉价而不卫生,但很多年前,那是一个孩子的天堂,长大以后,我依然对小卖部无限喜欢。
  当我还在小卖部里做梦的时候,尚不知世事,又过了青涩的少年,过了丰满的青春,"刷――"就到了中年。
  小卖部里的柜台拆掉了,名字也改为"超市",上帝与商品之间成了无缝式接触,站在干净、整洁的超市里,随意拿取需要的物品,心中却少了那份惊喜。山楂罐头不用钱买,我自己会做了,想吃多少就做多少;糖果不敢吃了,怕得糖尿病;头绳也不用买了,10岁以前的几根黄毛,如今烫起了波浪卷,用植物染发剂染成酒红色,然后招摇过市。
  随着我到了中年的,还有一根网线和一个屏幕。坐在电脑前,躺在沙发上,就能逛遍全国各地各家的店铺,调出一类商品,就可以浏览成百上千的网店,敲几个键,货就到指定地点。渐渐地迷恋上了这种购物方式,我不善言辞,这样就避免了当面讨价还价的尴尬,而且,我一直以为讨价还价是一种不慈悲的行为。
  这种购物,我喜欢。
  --
  小人书
  生于七、八十年代的人,娱乐生活相对简单,小人书,是接受外界信息的渠道之一。一分钱租一本书,能够美美地看上半天,最后,还是被大人拎着耳朵拽走的。
  我和弟弟的童年,是泡在小人书的世界里度过的。小人书是从爸爸的黑色手提皮包里源源不断的出来的。爸爸是工人,是吃国家粮的,每隔十天八天,爸爸准会在村口从红色的大客车上下来,拿着黑色手提包,这个消息,不论我在哪里,小伙伴们都会第一时间通知我:快,快,你爸爸回来了。我把手中的游戏一扔,就往家跑,屁股后面跟着一串跑的满脸通红的小伙伴……
  拉开皮包的拉链,5、6本小人书会乖乖地躺在里面——《哪吒闹海》《三打白骨精》《岱宗侠影》……我是将军,弟弟是副将军,三言两语就分配好看小人书的顺序……这个场景,是我童年里最重要的记忆。偷偷说一声,这个记忆里,没有爸爸的脸,没有对爸爸的想念,只有黑皮包,只有小人书;只有黑皮包,只有小人书;只有黑皮包,只有小人书,重要的事说三遍。还有个重要的事就是爸爸把他工作所在地书店的小人书全买齐了,连载版本的,新版本的,一套也没落下。
  童年的小日子是馋人的欢。
  后来,爸爸调动工作,准许带家属,在搬家的前一天,我和弟弟把一大木头箱子的小人书,三五本一捆,再扎个漂亮的蝴蝶结,当作分别礼物送给了各自的好朋友。
  1985年后,影视媒体的飞速发展丰富了民众的娱乐生活,外国漫画、动画更容易受到青少年的欢迎,小人书已经不是不可缺少的娱乐方式,而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它黯然退居幕后,直至21世纪的今天,电子书肆意横行的今天,我的女儿,千万青少年中的一员,竟不知小人书的真面目,这个事实和那些漂亮的蝴蝶结,已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昌乐文学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