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9-07-07 20:37
文史总编

许二的婚事

    刚好,刚好!(许二的婚事)
    王立军
    许二利用冬闲时间,把家里的房子收拾得富丽堂皇,木头门窗换成了铝合金门窗。水泥地面铺上了瓷砖,墙面也刮了瓷,窗明几净。并置办了彩电、卡拉OK机等家用电器。可谓是“万事具备,只欠媳妇”啦。
    随着城镇化建设,伍头的包工队跟着的开发商发展起来了。干的工程多了,资金一时半会儿周转不过来,开发商就拨给伍头几套房子顶工资。伍头也学着,以房顶工资,硬派给了没负担的许二一套房子顶工钱。这样以来,村里有四合院,城里有套房,身价倍增,咱们的许二成了“钻石许老二”。
    正好邻村里有个刚死了男人的覃妮,带着个三四岁的小闺女。娘家和许五姐是邻居。许五姐便托人把这个覃妮介绍给许二。覃妮中等个头,真是“丰乳肥臀”,大奶子大屁股,留了披肩长发,真是一个熟透了的尤物。和许二梦中情人“杨贵妃”颇有些相似。
    相亲时,许二见面就看中了覃妮,用许二的话说,“俺就稀罕胖点的媳妇,有肉,趴上去软和...”五姐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赶紧答道“中,中,中!刚好!俺看着比个大闺女韩强来!”用伍头的话说,“小许木使劲就拾个小棉袄,刚好,刚好!”
    二婚,覃妮也没有提什么额外条件,只图许二人老实能干,又有瓦工手艺,能给她娘俩一个温馨的家。结婚那天,伍头开着新买的五十铃皮卡去给许二接的媳妇。红红火火地热闹了一天,在镇上酒店摆了十几桌酒席……
    许二新婚第一夜(这几年,许二通过看带色的碟片,得到了性生活启蒙,只是因为胆小怕事,又怕染上脏病,没敢再到洗浴店去享受小姐们的温存),许二还是有些拘谨,窸窸窣窣地脱了衣服,穿着秋裤钻进被窝。而胖媳妇覃妮有经验,直接脱了衣服钻进许二被窝。在许二想动手前,覃妮先来个约法三章,“早说开韩,以后你得拿着俺闺女和俺好,家里的事俺说了算!”“中,中,中!俺一定全听恁的,一定拿闺女当亲生的一样待!”
    许二的命根子硬梆梆的,只是刚触到河边草便一触即发溃不成军了,还以为完成动作了,一个劲地问覃妮感觉怎么样?覃妮只笑不答,在半夜许二恢复元气,第二次想好事时,在覃妮用手握住许二命根子引导下,直捣“黄龙府”...丰乳肥臀的覃妮把许二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第二天,有人打趣许二道“老二,感觉怎么样?”旁边另一个伙伴替许二答道“刚好,嘿嘿嘿,刚好!”
    许二比覃妮大了十岁,覃妮的话是属“老夫少妻”。许伯有五个闺女供着吃穿,也没给老生儿子带来什么负担。开朗的覃妮,嫁过来便当家,把家里收拾的锃光瓦亮。
    爱屋及乌,许二对覃妮带来的小闺女视如己出,抱着出来耍时,边亲她脸蛋边自豪地说“嘿嘿嘿,这是她妈的小棉袄,俺的小酒壶!刚好,刚好!”
    成家后,许二更是干劲十足。俗话说得好“老婆孩子热炕头”,每次从工地回家时,许二总会给闺女带些礼物,积木、魔方、布娃娃应有尽有,还特意买了当时乡下不常见的核桃,让小闺女每天吃一个,健脑补脑。覃妮在厨房里炒菜,而闺女把酒瓶子酒杯端到许二跟前,一口一个“爸爸”叫着,许二心里美滋滋的……
    回工地干活时,许二经常哼着《李二嫂改嫁》里李七的唱腔,“李七我,心里恣,半路里讨上一个小娘们呀……”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昌乐文学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1楼] 发表于:2019-07-07 20:49
文史总编


作者:王立军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