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11天前
文史总编

田兆元:良渚文化形成了中华神话的核心话语系统

    良渚文化形成了中华神话的核心话语系统
    在2019年7月6日召开的43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上,“良渚古城遗址”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良渚古城建造于约公元前3300-2300年间,距今5000年左右。除了世界遗产的光环,“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令人振奋的另一层意义是,中国5000年文明史终于得到国际承认。
    “良渚申遗成功的意义,第一是古城,这个良渚王城,是中国文化的早期中心;第二是神话,形成了神话叙事的核心话语系统。”华东师大民俗学研究所田兆元教授认为,良渚文化的价值最高的还是早期神话,因为王城废弃了,神话流传下来。所以神话远比王城重要。良渚遗址中发掘出的大量玉器物象和祭祀遗址中,有大量天地日月崇拜、龙凤崇拜的物象叙事,一直延续下来,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这些神话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共同性与统一性。”
    德国哲学家谢林曾说:“一个民族,只有当他们认同了共同的神话时,它才是一个真正的民族。”在华夏民族的形成发展过程中,神话起到了精神滋养作用,文化认同作用,其最为突出的表现是图腾文化的认同、至上神灵的认同。
    “中华民族有5000年历史,其实有文字记载的不过3000多年,之前还有一两千年的历史如何确认?”田兆元认为,“神话”是重要的确认方式,这里的“神话”当然不是语言的传说,而是从考古文物的物象叙事体现出来的先民的天地崇拜神话、图腾崇拜神话。
    “神话流传有三种途径。第一种是用语言文字记载下来的神话,如大家熟悉的‘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等神话传说,既有古老的典籍文字记载,也有民间口头传承,我们成为神话的语言叙事;第二种是和信仰结合,比如祭祀仪式、以仪式演述故事,比如燎祭祭天,比如端午竞渡,这些行为传述着古老神话,我们叫神话的行为叙事;第三种是和物质形式和图像景观结合起来的叙事,如特定的器物、塑像、绘画,以及建筑等,我们叫神话的物象叙事。”
    良渚文化时期还没有文字,无法靠语言记录,古老的祭祀仪式现在也无法完全重现,其文化特质主要只能通过墓葬文物来推断。那么最为重要的,就是物质图像部分所表现出来的神话叙事。
    良渚文化出土了大量玉器,如玉璧、玉琮等等,都是重要的礼器。浙江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曾指出,“良渚文化的玉石器对稍晚的龙山时代诸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分布范围达到大半个中国。”沿着长江上行,安徽、湖北和四川等地的玉琮,山西陶寺遗址中的玉琮、“石厨刀”,陕北延安芦山峁、神木石峁的玉钺、玉璧,甘青地区齐家文化的玉琮、玉璧,都可能是良渚玉文化传播的产物。二里头、殷墟、三星堆、金沙等许多夏商周时期的遗址中,也都发现了源自良渚文化的玉琮、玉璧以及良渚文化或长江与黄淮下游地区其他史前文化的玉钺、玉璜等玉器。
    玉文化的传统一直延续,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部分。玉璧、玉琮作为礼器在周代文献中已有记载。《周礼·春官·大宗伯》中有“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 也就是说用璧祭天,用琮祭地。这是古老的天地神话,在良渚王城有着充分的表现。两千年前的文字记载,与五千年前的考古文物契合一致。这是民族的至上神神话,国家神话。天地神话是中华民族重要的创世神话,良渚王城考古遗址成为中国最高王权掌握主流信仰话语的有力证据,是成熟的中华文明精神体现,具有文化源头的深刻意义。
    “天圆地方的观念,这和后来中华文化的天地观念是一脉相承的。”田兆元说。
    良渚玉器中呈现的文化,在中华文化中具有承先启后的意义。田兆元举例,良渚文化出土的“十二节玉琮”,是关于天地自然崇拜的礼器,内圆外方的形制,暗合“天圆地方”的神话观,12节和天文历法上的12个月应该有关联,是古人对天地日月的时间记录。而距今3000多年的四川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箔,中间镂空的太阳放出12道光芒,代表12个月的周而复始,显然意蕴相关。而此前河姆渡文化的“双凤朝阳”造型,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良渚文化日月神话观念。
    良渚文化等级最高的贵族墓地反山M12出土了一件6.5公斤重的“琮王”,四面直槽内上下各琢刻神人兽面纹图像。纹饰中的神人头戴羽冠,装饰着细密的云雷纹,帽顶是放射形的羽毛;倒梯形脸,圆眼、宽鼻、阔嘴,眼的两侧刻着短线表示眼角;上臂向两侧张开,手肘向胸前弯曲,拇指上翘,手臂上也装饰着大小不一的云雷纹。下肢作盘腿坐的样子,各有三只爪子。
    “神像戴着羽冠,下面还有两个爪子,应该和中国的凤鸟文化崇拜是前后相承的。”田兆元指出,鸟神话是东南沿海一代的传统,良渚文化中的鸟图腾,上承7000多年前河姆渡文化的“双鸟朝阳”图像,下启包括金沙的“太阳鸟”崇拜,以及中华文明中的凤凰崇拜,“继往开来,创造了新的文化格局”。而羽冠神像的图案,和商周青铜礼器上普遍使用的饕餮纹也有密切关系,成为夏商周文明的重要源头。
    “良渚文化最重要的遗产是它奠定了中国统一的神话文化的基础。‘天圆地方’的概念从良渚文化到夏商周文化,再到清代天坛、社稷坛,以及现代的中华世纪坛,有一条清晰的传承线索。五千年的不间断的中华文明,良渚文化就是源头的直观呈现。”
    良渚文化时期,龙凤两大文化交汇,也是中国创世神话发展的大事。上海福泉山的良渚文化陶鼎上的龙纹,成为后来龙文化最典型的纹饰之一,这是良渚文化后期,夏禹龙文化东进南下的标志性事件,是中华文化从此走向了龙凤呈祥的新时代。田兆元认为良渚文化“构建了中国创世神话的基本谱系”。中国神话的多元发生,在八千年的兴隆洼文化的龙纹,七千年前的河姆渡凤纹就已经出现了,经过数千年的演进和交流,与五千年前这些主流的多元文化在良渚交汇整合,形成的关于天地神话、关于龙凤神话叙事,以及至上神的叙事和崇拜,形成了早期中国统一的神话文化的源头,“关于天地日月神话、关于龙凤呈祥神话、关于至上神像的崇拜,是民族的共同的神话叙事,成就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文化前提。”神话是良渚文化的灵魂,也是中华民族的灵魂。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文史资料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1楼] 发表于:11天前
文史总编
田老师的分析是正确的。但中国的神话族谱,同西方的图腾崇拜,多神论,一神论,神创论,是有本质区别的。8000年到5000年,全国各地出现的玉琮,龙文化,天文历法,节气等, 完全证明这个时候的中国易经文化已经成熟了。天圆地方,玉琮几乎代表了一切。代表极其深刻的中国时空哲学理论,包含天干地支,气的60年循环论,包含五行生克,包含河图,洛书,四方五位,九宫格,包含深刻的中国术数知识,包含八卦。这些都是中国古代科学,不是迷信,也不是什么神谱。 即使它是迷信,也是中国人探讨宇宙自然与人类生产生活关系的学说,也是中国历史。不要按照西方的路子走下去了,寻找中国什么神崇拜,什么神谱,中国没有神谱,只有易经。寻找神谱,那是西方的套路,中国没有。要按照中国的历史走下去。寻找易经的源头,把易经发生发展弄明白,中国历史才能全部破译。8000年到5000年前,天方地圆的哲学观念,已经刻在玉综上了,这说明易经的指导思想,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普及了。7000年前伏羲文化,已经传播到全国。伏羲就是当时的全国公认的羲皇,天下共主。按照这条路子还原历史,才是历史真相,才能说明8000年到5000年前,全国各地的文化是紧密联系的,玉琮是最有说服力的直接证据,把这些弄明白,才能服人。如果按照所谓神器,神崇拜,神文化,去寻找中国历史,完全是一条走不通的错误路子。不能套用西方的路子了,必须按易经的知识,寻找中国历史。胡适,顾忌刚,这些无知之徒,割断中国易文化历史,把三皇五帝历史司机打成神话, 坑害中国整个历史研究。他们发臭的理论,到老必须抛弃的时候了。中国历史,必须从8000年前,易经成熟时算起,随着考古不断深入,随着重视考古出现的易经文化踪迹,中国历史8000年,你一定会站得住脚的。因为9000年前,贾湖文化,中国已经出去了高度的乐文化,懂得七音节乐理。出现了高度的酒文化,这种酒被美国开发商,注册贾湖城啤酒,已经在市场销售了。酒文化和乐文化的高度发达,说明中国三皇时期,国家的法典的是礼和乐,用礼用乐治理国家,那时就成熟了。中国的礼仪,父爱子孝,仁义礼智信,已经萌生,并不断成熟,这就是当时的宪法。贾湖文字出现,就有易经的卦象。希望专家,按照追踪易经的路子走下去,还原中国特殊的历史。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