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9-07-12 15:22
文史总编

水狗物语

  水狗物语(随笔)
  文/刘文安
  去马驹岭,柳溪河是必经之路,我正在穿过文化广场,听到有狗叫声,叫起来不是很优雅恬淡的那一种,些有急促,倒像SOS求援信号,我深感不妙,跑去了河边,果不其然,一只狗在水草丛里喊救命。
  这是一条不幸的狗,大凡狗从梦中醒来,精力充沛,喜欢在凌晨里撒欢,当这条狗借着晨光经过河边的时候,一不留神掉下了下去,终成大祸,后悔都来不及。
  柳溪河地处繁华镇区,早已铺砌成景观水道,一派水印江南的印象,道不完的杨柳岸晓风残月。由于长年积水,多了些湿滑。这条狗算是落难了,也不知折腾过了多少时候,当一切努力成了白费,不由它绝望的的呐喊,当它一下子看见了我,它立刻安静下来,摇着尾巴,眼是充满了期待。
  自古以来,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人与狗的友谊佳话,古今中外不胜列举。忠诚的狗胜过不义的人,当然如果落水的是人,大家都会去施救,人会感激救命之恩的良知,有的厚礼相赠,或锦旗一面,要是开个记者发布会,说不定就上了中国好人榜。可怜的是一条落水狗,不少人一笑而过,希望狗能交到好运。我呢,决定来救它,深知不救它也终会获救,只是人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进行思想斗争,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对狗来说,却是心急犹焚,摆脱厄运,急不可待。闲言少说话在当下吧,救狗一命,好比吃斋念佛。
  这是一条聪明的狗,一下子就看懂了我的善念,就对应着我的指点,选择突围,只是太滑啦,狗腿使不上劲,我就去折了一些树枝,扔下去继续引导,也许树枝咯爪,有一个路过的,扛了一根棍子来帮忙,狗虽然不会爬树,倒也有些用场,第二次施救失败。我就去找了些袋子扔下去,只为防滑,也许狗也有精疲力尽的时候,这时有人路过,"这是你家的狗吗?"我否认。"狗在河里渴不着饿不死,也有水也有鱼。"一听就是调侃。更有的搭上一句,"这狗肥得能炖一大锅子,好几天吃不完……".话没说完,我看着狗毛都竖起来啦,有人又添了一句,"这那是肥胖,这条狗有孕在身。"天啊,神奇的生命无不源于伟大的母亲,我一定要把狗救出来,哪怕是打110,救助中国消防,想了一圈蒙了一圈,屁大的事还要弄的人仰马翻,干脆,我挽起了裤腿……
  狗获救了,我它抱上了岸,在救出水面的一霎那间,我真得怕它咬我,毕竟是生份很难一下子跨越的。还好,狗虽然温驯,却已瘫软,抱着有沉,闻到了水腥味,没有闻到狗肉香。
  狗终于得救啦,狗不会三克油,不会说一大堆感激的话,也不会用毛茸茸的狗爪同你握手,向你致敬,更不会回去把获救的感动说给家人。但它还是唱着歌跑啦,一定是走上了回家的路,远远地看见它轻盈,欢快的奔跑,看到一种宛若新生的的兴奋。
  日头升起来了,错过了登高望远,内心却一片充盈,放弃救援也许繁重心事,救助成功才是一段如释重负的心路历程。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昌乐文学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