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7天前
文史总编

煮一壶月光,品一杯乡愁

  经典散文:煮一壶月光,品一杯乡愁
  文/李庆平(河南 新密)
  故乡,是一首无题的诗,由最朴素的语言和最日常的音符组成,一读却总会让人满面泪流……
  离开家乡久了就会对家乡和亲人有一种思念和牵挂,这份思念与牵挂日积月累就凝结成了一份沉甸甸的乡愁。而乡愁又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却让人难以割舍的情绪,尤其在有月亮的晚上,这种愁绪就会变得尤为浓郁,时时来袭。
  李白的乡愁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余光中先生的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一湾浅浅的海峡;席慕容的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我的乡愁是故乡的炊烟,一望无际的田野;是村头的池塘,有月亮的夏夜……
  那一年,只为心中的诗和远方,我便离开了故土,背起了行囊。回首望了一眼那个曾经用瓦房和洋槐填满我的记忆,用庄稼和黄土编织我的梦想的偏僻村庄,便开始了我用坚强铺就走过的路,用汗水浇灌两边风景的人生历程。我用横竖弯钩、长短撇捺把二十余年的坚强与汗水凝结成一段难忘的心路历程,变成一首长长短短的小诗,却怎么也读不尽字里行间的记忆与艰辛。回忆起人生的悲与喜,平添几分无奈,徒增几分感伤。
  二十余年的光阴在转眼间飞逝了。“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北方的秋天,天高云淡,风清气爽,澄澈高原,“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变幻多姿的云朵依恋着苍茫的山峦,姹紫嫣红的百花有哪一朵不在吐露着漫山遍野的思念?“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一进入农历的八月,我的乡愁就像月亮一样慢慢升腾,越渐饱满了。今夜,浩瀚的夜空,格外的辽阔,辽阔的如男人的胸怀,又如我放飞的思绪;皎洁的明月,格外的遥远,遥远的如久违的朋友,又如我失去的童年。“此夜曲中望明月,何人不起故园情?”今夜,月光照亮天涯的两端,故乡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月色如水,这皎洁的月光俘虏了我,伴着乡愁,跨过我脆弱的心坎,漫袭心头,合着往事与回忆,顿时凝结成思,成泪,亦成伤。
  故乡的炊烟是一条情感的纽带,连起故乡与游子的心路历程。那一处炊烟是母亲最深沉的疼爱,那炊烟中的故乡是我最痴情的守候。故乡的炊烟,化成天边的浮云,袅袅升起,跨过千山万水,越过桥梁河流,交织着我的乡愁,萦绕在耳畔,时时叩响我心灵的门环。
  “林莺啼到无声处,青草池塘独听哇”。故乡的池塘就在我家旁边,相传一年夏天,有一条龙从天而降,卧在这里,善良的村民喂它事物,为它摇扇。一个月后的一天夜里,电闪雷鸣中,这条龙腾空一跃飞上了天空,它卧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约四十米长,二米宽的大坑,村里人都称之为“龙坑”,一下雨,全村的水顺着街道往里流,所以“龙坑”常年都不会断水。那些光着屁股游泳的伙伴们有时嬉戏,有时比赛,我们比游泳,比仰泳,比蛙泳;比憋气,比捉青蛙,泡在“龙坑里”大半天都不出来,欢快的笑声洒满了整个水面……
  可如今的“龙坑”已经被填满,栽上了树,盖上了房,连同童年的乐趣都被深埋在了泥土里,也深埋在了脑海的记忆力。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
  同样是这样美丽的夜晚,同样是这样闲暇的时光,与二十多年前相比,却有着不一样的心情。西瓜地里的少年,花生地里割草的身影,荆条丛里捉蝈蝈的小伙,田间地头树荫下打纸牌、下象棋的人们。夏夜躺在打麦场里睡觉的伙伴,就地而躺,仰望苍穹,高挂的明月,点点星光;不远处玉米叶的摇曳声、蟋蟀的低吟和蝈蝈的鸣叫,以及远方吹来的丝丝凉风都会成为我人生中永远的记忆,仿佛昨天,又觉遥远……
  那时的伙伴们还好吗?明月还在高挂、星光还在闪烁吗?蟋蟀还在低吟、蝈蝈还在鸣叫吗?可我所知道的是打麦场早已不复存在了,也不再有一伙新的青少年享受这美丽的夜晚了,他们也都像我一样,背上行囊,外出打工了。村子里也少了很多人来人往,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景象,偶尔传来几声鸡鸣和狗叫显得乡村的夜晚更加空旷和安静。
  忆不尽的当年,忆不尽的往事;忆不仅的伙伴,忆不尽的情谊。一段忆几多梦,最明莫过那故乡的月;一轮月几个人,最好莫过那时的情。
  如今我在距家几百公里的他乡谋生,有的只是高楼大厦、繁琐忙碌、柴米油盐、四处奔波,没了那份宁静、那份快乐、那份享受、那份亲情。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桂花飘香时,我静坐窗台,倒一杯香茶;明月朗照处,我凝神仰望,煮一壶月光;茶一杯,愁一杯,一杯敬过往,一杯敬未来。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但愿明月不西落,摇挂浩空望乡愁,这夜静静的醒着,我愿静静的陪着,慢煮一壶月光,静品一杯乡愁,一杯,两杯,三四杯,大醉到天明……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精品妙文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