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17天前
文史总编

那流淌在记忆深处的乡情乡音

  那流淌在记忆深处的乡情乡音
  □时会来
  离开家乡在外工作已三十余载,总是把乡村记忆深深地藏在心底。但是,随着自己步入知天命之年以后,家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淳朴可爱的父老乡亲等等,总是在脑海里涌现出来,他们像一个个熟悉的影子,时时环绕着你,总是挥之不去。
  家乡,是每一位在外游子的根。不论走在哪里,不管走得多远,那根是永远抹不掉的。他像是不断流淌的源泉,为每位在外的游子,提供着源源不竭的“营养液”,使游子们最大限度地发挥出自己的聪明才智,为经济社会的发展奉献着光和热。
  我的家乡,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里有山有水,更有生我养我的爹娘,是那里的山水滋养了我,使我有了钢铁一般的坚强,是那里的乡情乡音,陪伴着我走过了幸福的童年和无忧无虑的少年。
  离村子东边的不远处,是昼夜流淌的弥河,她是我们的“母亲河”,据说已经流淌了上万年;那清清的河水,就像是她的乳汁,滋养着弥河两岸的万代子民,使一代又一代的村民过着幸福安康的生活。
  每到炎热的夏天,弥河便是孩子们的天堂。放学后,吆喝上几位同伴,穿着半裤衩子,光着上身,急匆匆的向河里跑去。到了河边,先把半裤衩子脱掉,向河岸上一扔,扑通一声跳进河里,尽情地游玩。当时的弥河里全是细细的河沙,踩在上面像海绵似的,非常柔软。河里的水清澈透底,在慢慢地流淌,每当此时,我们便静静地躺在清水里,任由河水轻轻地抚摸,舒服极了;当时身上被太阳晒得火辣辣的热乎劲,此刻跑的全无影踪,只觉得浑身上下滑润清爽。一会儿,我们又爬起来,互相泼水,打起了水仗,吆喝声、嬉闹声在连绵的山谷间久久回荡。每逢下大雨发水的时候,河里的鱼儿比较多,等河水小了后,便找一根木棍,绑上四至六根铁丝,制作成鱼叉子,找上几位伙伴们,一起到河里捉鱼;站在河水中,瞪着两眼一眨不眨的寻找水里游玩的鱼儿,一旦发现目标,瞅准机会,迅速把鱼叉砸向水里,一条鱼儿被收获了,长度在二十公分左右;几个钟头过去,便逮到几十条活蹦乱跳的鲜鱼,带着这些“战利品”,高高兴兴的回家去,放到一个盆子里,把鱼儿拾掇干净后,撒上点盐,待两三天后,让母亲用油炸着吃,有时当做菜肴与煎饼一块吃,唇齿留香,那滋味真是美极了;现在回想起来,嘴里还想流口水里呢。
  我们村依山傍水,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在村子中间,有一棵圆柏松,一年四季苍翠挺拔。据有关碑文记载,这个地方原是一座关帝庙,这棵圆柏松为明洪武二年所植,距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可惜当年的关帝庙已毁于战乱。目前这棵树高十二米,胸围近二米,树冠为球状,冠幅东西有六米、南北有五米,树干向东倾斜,树皮旋转生长,在当地实属罕见。这棵树结的果实形状非常像麦子粒,且又在麦季脱落,当地人又称这棵树为“麦松”。这棵古树历经几百年风吹雨打,顽强不屈,仍然旺盛地生长着,它见证着村庄的发展历史,护佑着一代又一代村民的安定和幸福。几十年来,我们这个村先后走出了许多的企业家和不少的党政干部呢。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更是村民们最繁忙的季节。大人们整天忙着在坡里不是收玉米,就是刨地瓜。那时学校里放秋假,在这一时间段里,我们除了把作业写好后,就是跟着大人到坡里帮着掰玉米或晒瓜干等;掰玉米可不是什么好活儿,在地里掰玉米时,不是让秋“老虎”晒得难受,就是若不小心就会让玉米叶子把胳膊划出一道道伤痕,划得比较厉害的地方还会淌出血来,钻心的疼。每当这时我就会偷懒到地边上歇息。休闲之余,找一根木条子,在地的周围逮蚂蚱,逮了几只蚂蚱后,光顾着高兴,竟忘记了胳膊上的疼痛。逮的蚂蚱多了就用一根细细的木条子串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布袋里,等着回家后,让母亲炒着吃,那时的蚂蚱无污染、无公害,纯属绿色食品,人吃了后不仅能解馋,而且那香味定会让人念念不忘。
  过年,是农村最隆重的节日。过了腊月二十三后,人们就忙活着过年的食品了。那个年代由于生活比较贫困,收入又比较少,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大人们才舍得花钱买些东西,孩子们也在这个时候才能有好东西吃,有新衣服穿。因此,每当这个时候,我们这些小孩们就盼着早早过年,能早一天吃上平时几乎吃不到的食品,如水饺、猪肉、糕点等。特别是到了年除夕这一天,父亲就会把割的几斤猪肉,放到大铁锅子里煮,不长时间,那锅子里冒出的猪肉香味,弥漫着整个院落。这时,我就会静静地坐在炉子边,看着冒热气的猪肉,闻着猪肉的醇香,恨不得快撕下一块放在嘴里解解馋。父亲也看出了我的心思,等猪肉快熟透的时候,用刀子割下一小块先让我尝一尝,那一块肉放到我嘴里后,香喷喷的味道直达心底,让我高高兴兴的过了个春节。因为我是家里的老小,父亲偏爱于我,哥哥姐姐们可没有那个福分。
  大年初一,是拜年的日子,这一天,我们这些孩子们早早起来,穿上母亲做的新衣服,到爷爷奶奶家、大娘大爷家、叔叔婶婶家拜年,先拜年纪大的、再拜年纪小的,挨家挨户的拜。那时因为家里比较穷,拜年的目的,除了尊敬长辈和同辈外,就是为了多得点糖块和瓜子;等拜完年后,回家把得到的糖块、瓜子或花生等,悄悄地藏起来,抽空慢慢地吃以解馋。正月里也是走亲访友的日子,孩子们大都愿意跟随大人去出门,因为在亲戚家里更容易吃到稀缺的食品。春节,是孩子们快乐的“天堂”,更是孩子们无忧无虑的美好乐园。
  煎饼是那时候村民的主食,几乎是天天吃煎饼,顿顿吃煎饼。在上初中时,每天要捎一顿饭在学校里吃,每次捎的都是煎饼,吃的菜就是咸菜条。吃煎饼就得推磨,那时几乎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有一台磨;先是把玉米拿到石碾上粉碎,再泡上一段时间,大概半天时间左右,然后用石磨磨出糊子,再用鏊子摊出煎饼,就可以吃了。推磨是一件繁琐的事,也是让人非常愁闷的一件事。由于家里人口多,几乎是三天两头推磨,每当下午放学后,有时和母亲一起推,有时和哥哥姐姐一起推,推一次磨都是二三个小时,有时推一个小时就推够了,还得硬着头皮继续推;母亲或者哥哥姐姐看到我很吃力的样子,都是自觉地接替我推完后一段,每当这时候,我像有了救星一样,在心里默默地感谢他们。兄弟姐妹是一家,关键时刻还是互相帮助啊。
  故乡的山和水,留给我太多太多的记忆,一年四季的美妙变化更是让我留恋。春天,到山里看山花烂漫,笑迎暖煦的山风;夏天,到河边看绿树成荫,享受清爽的瞬间;秋天,到田野里采摘累累硕果,体验丰收的喜悦;冬天,到山野间看漫天飞舞的雪花,寻找冰清玉洁的世界,尽享四季的田园生活和美丽风光。
  家乡的乡情乡音,给了我太多太多的眷恋。她像一幅美丽的乡村生活画卷,在徐徐展开。这幅画卷里,有恬淡的乡野风光,有淳朴的村民形象,有地地道道乡言土语,有美丽壮观的山河故土,更有渐行渐远的民风民俗......
  亲爱的故乡,永远是我快乐生活的根脉,更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弥水学会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