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17天前
文史总编

郄杰堂:家乡的桥

  家乡的桥
  作者/ 郄杰堂

  近来我忽然发现,我对桥,确切地说是我对家乡昌乐的桥,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是欣赏、是爱恋、是触景生情……一概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我怀揣了一种桥的情结。
  自从2018年夏季“魔蝎”和“温比亚”两股台风携手而来、叠加袭击,汹涌澎湃的洪水像猛兽一般,把我县南部已建成18年的汶河平原大桥轰然冲垮。大桥逝去,也带走了两岸的人们说不尽的乡色、乡事,道不完的乡情、乡愁。一时,不少喝着汶河水长大的文人墨客大发感慨,或撰文,或吟诗,抒发伤感……令人欣喜的是,没过多久,抑或说很快,便有一座临时钢栈桥神奇般的飞架南北,让两岸的人们兴奋不已。看了朋友圈里发的微信图片,一直想去看看这钢栈桥真景,但总未成行。直到前不久与朋友说起,竟然同时有了一起去看看的冲动,于是驱车前行。
  我们驱车五十公里,刚刚把车在汶河北岸的树阴下停好,就急匆匆下车,跨过河滨路,一睹钢栈桥的风采。只见一座座钢构桥墩立于河道里,一道平直的桥梁依附着桥墩横跨南北,很难想象从开建到投入使用,竟用了6天6夜时间。桥面上,车辆南来北往。还没来得及惊叹现代化造桥技术的神奇,目光便又被吸引到了钢栈桥的东侧,那里,紧靠着的是一座正在加紧施工中的新桥。只见主体已经完工,桥面宽阔而平整。工地上来回穿梭的运输汽车,不停转动的大型吊车,挥汗如雨的造桥工人……整个场面忙碌但不慌乱,有条不紊。桥的两端,聚集了三两成群的人们,看得出,与我们一样也是来看桥的,大家或指指点点,或拍照留影,全然不顾时值烈日当空、气温如烤的大热天气。
  多角度拍完照后,仍意犹未尽,我们便来到桥下水边,欣赏幽静的清水、翠草、鱼虾,捡拾五彩鹅卵石,心情极好。间或,仰望两座并排而建的桥梁,思绪万千,免不了发几句感慨话语。
  这次去汶河看桥的一个月后,便看到微信群里传来的一则消息:连接昌乐、安丘两县市的汶河平原大桥,将于6月26日竣工通车。消息说,桥长387米,宽16米,采用肋板台、柱式墩、钻孔灌注基础,设计洪水频率为一百年一遇,总投资3000余万元。比原计划提前了一个月。我想,待到大桥通行后,我还要去看看。
  或许,是桥的情感驱使吧,我真的关注起桥来了。听说县城昌盛街西首的丹河大桥正在兴建,我一连去观看施工现场好几次。这不,这次去看正赶上吊装桥梁的预制构件。每块构件宽3米,4块并排按放在桥墩横梁上是12米的样子,这便是桥的宽度。我还仔细看了桥东端的建桥图文说明看板,得知这是一座预应力混凝土箱梁桥,桥全长186米。与桥一起施工的,还有宝通街至寿光边界的丹河综合治理工程。去年洪水突袭时,丹河3孔石拱桥桥同样被毁。为了不影响居民通行,政府修筑了一座放置了流水管道的土坝。随着新桥的建设,土坝即将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届时,昌乐县城脚下不仅多了一座现代新桥,更增添了一道新的靓丽风景。如果说昌乐县城是一位婀娜多姿的青涩少女,那么,这即将改造竣工的丹河风景带,可否就是戴在少女秀发上的一只精美的钻石金钗呢?
  丹河桥在紧锣密鼓的施工,观看施工的人们也从来没有间断过。从观看者的脸上,我看到了他们的惊喜、满足、感慨、赞许,挂满对党和政府的感激之情。一位老农边看边说:“现在修桥,工地上看不到几个人,满眼却是机械,了不得啊!”一蓝衣少女打着一把红伞,一定要她的男朋友给照一张相,并说:“等桥修好了以后旧地重游,在同一位置再照一次,一起放到博客里留作纪念”,“我要见证历史!”这少女也许是一位性情中人,倘若她也知道这改造中的丹河段居然浓缩着上古至今的厚重历史,如小李家庄龙山文化,尧、丹治水,千年古官道,北海郡与孔融,李清照留句,古象牙出土地,德、日侵占与铁路变迁,等等……让思绪穿越悠远的时空隧道,是否还会有更多的畅想!
  既然打开了关于桥的思绪,就尽兴继续说桥了。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县委宣传部学习,一位县领导兴冲冲的来到报道组,说方山路公铁路立交桥就要通车了,要求赶快发篇消息。当时,大家听了都很兴奋,那可是当时的一座称得上“大”的桥啊!从那时起,便立于昌乐人心中的这座“天桥”,开创的是昌乐县公铁立交桥的先河,结束的是昌乐铁路南北无桥通行的历史。记得通车那天,我骑自行车从农村老家去往县城,从桥的北面向渐渐起高的桥面看去,人山人海,人头躜动,好像正在演绎一场盛大的游园活动。与其说人们是来过桥的,不如说是来体验过桥的。可见,这座桥在昌乐人民心中的位置。
  当然,这座桥已于新世纪之初进行了重建,重建后的新桥更高、更长、更宽,标志着昌乐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了快车道。
  历代文人墨客,不乏赞美桥的文字。桥之形态,变化万千,南桥柔美,北桥伟岸。家乡的桥,虽也有美的外观形象,但在百姓心里,则更看重她的现实功能。记忆中抹不去的,还有一次是跟随县领导一起看桥。那也是在新世纪之初,我跟随时任县领导到企业调研,领导临时决定去看看修建中的城西青年路公铁立交桥。当时在铁路一侧,看到桥主体已基本形成,但桥洞还没有清理打通。我听说,当时地方要修公铁立交桥,不仅需要审批,还要交一笔数额巨大的钱。
  尽管县财政困难,需要投钱的地方有很多,但这笔钱一定要花,因为这是造福后代的事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当时,昌乐铁路以北是工业发展板块,也是未来的昌乐新城,如果南北不通,或者通的南北路太少,无疑对于今后发展是一大制约。现在看看,昌乐人真的干对了,一条铁路从东到西,一字排开大型新旧公铁立交桥8处之多,请从西面往东数数吧:大沂路、青年路、宝昌路、新昌路、方山路、寿阳山路、比德文路、万山路……,这可都是昌乐人引以为傲的的交通工程。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对比昌乐,全国百强县之一的青州市自叹不如,甚至连潍坊市区也难以望其项背。
  有桥就有故事,有桥就有诗篇,有桥便是风景。中华大地桥万千,神州处处好画卷。家乡的桥,莫不如此。
  再把悠悠思绪,拉回到2018年那场洪水之后。一座座老桥跟随凶猛的洪水而去,一座座新桥重新横跨在大大小小不同的河流之上。回想历史上的1974年,昌乐也遭遇过一场洪涝灾害,户户墙倒,村村洪涝,县城一隅堪比汪洋。我不知道记忆中的这场自然灾害,与2018年的洪水危害程度该如何对比,但我却分明知道,抗洪救灾的能力早已今非昔比。我就在想,在我们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千年古县里,这眼中所洞见的心中景色,仅仅是桥吗?不,那是一座座造福百姓的历史丰碑;而这些桥仅仅是横跨在河流上、道路上吗?也不,她还巍然屹立在全县人民的心中!
  朋友又打来电话,约我再去看桥。我问:“去哪里看?是老坝河、桂河、白浪河、红河?还是孟津河、九曲河、孝妇河、潴河?”“别问了,去了就知道。看完了,再安排摘杏、摘桃。如果要写诗,你就随便吧!”我答应了,答应得颇为爽快……
  昌乐看桥,每一座桥都是一幅精致入微的工笔画。说不完的“桥”故事,扯不断的“桥”情丝。美丽的家乡,跨过一座座桥,正向着更加繁荣富强幸福的目标前行……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昌乐文学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