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16天前
文史总编

耿建华《丁香花开》序

  《丁香花开》序
  □耿建华
  读着这些散文我眼前出现了一个懂爱又精致的女子,“一杯清茶,一阕清音,一册墨卷,一个人清欢。”每天都浸在这样的温馨里,寸步不离。她喜欢柔美而舒缓的轻音乐,“更有午后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透进屋间,窗外,花朵娇艳,青草滴翠。银匙轻搅,小口品尝,她两手托腮,静坐,发呆,一段素白纯美、淡雅幽静的时光,和着音乐在缓缓地静静地流淌。”
  刘晶的散文属于轻散文,记的是日常小事,抒的是柔美情思。个人的情趣、爱好、喜怒哀乐以及难忘时光便在优美的文字中流淌出来了。轻散文是指精短而优美,崇尚真实、体悟自身的文章。轻散文应该是思想的,是诗歌的,是创造意境的,是表述自身真切体验的。轻散文的核心理念是:关注当下,关注现场,适应微博时代,写精短而细腻、朴实而真挚的散文。注重的是感受和呈现。刘晶在幸福和安宁中品味生活。她珍惜生命中那些温暖的时刻。在《爱你现在的时光》中她说:“真想,于时光的湖堤之上,悠然漫步,看碧波柔水,映照城市的繁华美景。或者哪儿都不去,就安静立于俗世的一隅,一颗心都一样的诗意与安宁。”她珍惜亲情,多次写到父亲。她说:“把岁月交还给岁月,把生命交还给生命,把我交还给你。父亲,这世上的爱,有千般苦,也有着千般的幸福,我唯愿我以此心向一人。”她热爱现实生活,生活中的每一温暖时刻她都记录下来,比如写和父亲自拍:“我和他一起玩手机自拍,我笑,他也笑,我们做各种搞笑古怪的表情。有一张照片,我一直保存在手机里,我们俩都张大嘴巴,他的原本整齐洁白的牙齿那里空荡荡地缺着一颗,笑得却是十分开心。”这一刻永远定格在她的文字里,也永远定格在她心里。她写自己做面食:“我忽然高兴,于是动手和了面,做了顿小肉包子。十六个婴儿粉拳大小,女儿一口气吃掉13个,还想再吃,被我制止了。傻丫头,还有下顿哪。然后,只要不忙,我都会在家里变着花样做面食。水饺,花卷,馄饨,包子,糖夹,火烧,油饼……配上我自制的东北风味小咸菜,我的餐桌开始天天有别样的小风景。”这样的日常小事在她笔下也生意盎然。
  刘晶的文字很干净,充满了诗意,她这样写昌乐西湖公园的知春岛:“岛上遍植桃柳,每当春天来临,湖冰最早在这里融化,冰消柳绿,正应了‘见柳而知春’的说法。盛夏,岛周围的数十棵大柳树,丝绦垂地,绿色的柳枝随风荡漾,如同俊俏的小姑娘,极尽婀娜娉婷之意,向游人展现着最动人的舞姿。古老沧桑之美中又不乏典雅的神韵。”她用美丽的眼睛去寻找美丽的风景,她用美好的心灵记录美好的时刻,在《芬芳为君留》中她说:“一壶花茶,几瓣清香,一首琵琶曲,清音缭绕,细品半生烟火,在每一个恬淡安然的岁月里,独自温暖,独自孤单。最美的相遇,便是在最好的时光里。”
  刘晶很多散文写得短小又充满了诗意,其实就是散文诗。如《对望》:
  用最温柔的心,最温婉的情,与你深情对望。
  似水流年,如花美眷,芝兰芬芳,慧心永驻。
  一壶茶,一本书,一双温润如水的双眸。
  相逢总在山水外。剥离所有的喧嚣与浮华,我的灵魂悄然回家。
  一缕风的温柔,一泓月的纯白,一树花的盛开。
  微微的烛光,缓慢流淌,映红轩窗里檀木的格子,格子间里谁与谁的脸。
  波德莱尔是散文诗的最初创造者之一。他说过:“当我们人类野心滋长的时候,谁没有梦想到那散文诗的神秘,声律和谐,而没有节奏,那立意的精辟辞章的跌宕,足以应付那心灵的情绪、思想的起伏和知觉的变幻”。他还说:散文诗这种形式,“足以适应灵魂的抒情性的动荡、梦幻的波动和意识的惊跳。”刘晶《生活原本该有的模样》中的段落也是散文诗:
  撷一缕心香,把万水千山踏遍,任岁月沧桑,年华向晚,风景永远在路上,幸福永远在心里。这个城市,我曾经像一个漂泊者,原本只是路过,却发现故乡和异乡之间,风景总是惊人的相似。
  山在,树在,风在,水在,我在,你在,这才是生活原本该有的模样。
  刘晶在散文中说:“不辜负春天,就带着爱春天的心一起远行。素心,素面,用一朵花开的浅喜和明媚,见证温暖。”“落笔为念,给遥远的故里,给简净宁和的内心,给真爱无言,给同路知己。给一切相遇和温暖。”她用散文捡拾那些美好的时光。“有一些眼泪,将湿未湿,只把温暖溢满我的心田。低到生命底处的光辉,慈悲,良善,花般芬芳与美丽。愿过往河山依旧,还原最初遇见,把我修成菩萨般模样。”
  她说:“季节里最后的一笔色彩,去除芜杂,只余单调辽阔的白,肃穆庄严的白。风景永远在路上,幸福永远在心里。岁月沉香,年华向晚。用最简单的心,最真的情,且歌且行。”她的散文也许就是她日常生活中美的沉淀吧。
  (作者系山东大学文学院原副院长、教授、研究生导师,著名诗歌评论家)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昌乐文学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