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15天前
文史总编

人民英雄郑来仁

  人民英雄郑来仁
  -
  寒门讨饭娃 参军闹革命
  郑来仁出生于贫寒之家,自幼跟随母亲乞讨,一心想改变命运的他在13岁时参加游击队,并在以后成为尼山独立营的一名战士。郑来仁在战场上作战勇猛,出生入死。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他两次获得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称号,三次获得“一级战斗模范”的表彰。
  -
  战时出生入死 身上多处伤疤
  郑来仁出生于山东凫山县(今邹城)太平区皇甫庄中行村,家庭出身贫农。
  郑庆云是郑来仁的长女,她说,小时候家中有个黄牛皮公文包,是父亲从战争年代就用的一个公文包,里面装有好多军功章,有参加抗日战争获得的独立自由勋章、解放战争所获得的解放勋章。郑庆云说,父亲身上有许多战争时期留下的伤疤,最明显的是左胸处的伤疤,这个伤口伤及肺部,令他经常咳嗽时吐血。他的右手掌从虎口到手腕处有一条长10厘米的疤。郑庆云曾问他是怎么受伤的,他只轻描淡写地说和日本鬼子拼刺刀留下的。郑庆云上学时,经常有单位请父亲去做战斗英模报告,而他讲的多是战友的事迹。有关他自己的战斗经历及军功章的来历,他从来不讲。因此,家人对他的作战经历都知之甚少。1975年,郑来仁去世。上世纪80年代,郑庆云的丈夫宋诚国在坦克八师服役,经常去济南军区司令部装甲兵部出差,机缘巧合,在司令部档案馆里看到了郑来仁厚厚的三本档案,里面有密密麻麻手写的一些履历和档案。1982年,郑来仁的战友来潍坊看望郑庆云的母亲,郑庆云称他刘叔叔,他讲了一些郑来仁在战斗中的故事,家人才对郑来仁的战斗经历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父亲的战斗故事震憾了郑庆云,她和老伴宋诚国自驾车到曲阜、邹城、枣庄、徐州,重走了父亲曾战斗过的地方,寻找父亲的足迹。
  -
  拒绝乞讨立志改变贫穷 十三岁时参加游击队
  郑来仁的父亲郑照喜务农,给地主扛活,每年收入不能维持家中生活。母亲郑焦氏,除了务农以外,还带着郑来仁和他的姐姐、妹妹讨饭。郑来仁除了讨饭,就是在家拾柴拾粪、给人放羊放猪干点零活,稍大一点便下田干活。
  家庭贫困对年幼的郑来仁影响很大。11岁时,母亲领着他去村里一财主家讨饭,要强的郑来仁很难为情,便跑到姑母家去,后又被母亲找到,母亲痛哭了一场。当时郑来仁立志一定好好劳动,绝不过这种非人的生活。因此他每日起早贪晚,拾粪喂猪,拼命干活,希望能改变贫穷的命运。
  1939年3月,郑来仁同村的长辈郑锡琴、郑照贵回家探亲。他们时常跟村里人谈到八路军打鬼子的事迹,说八路军不骂人、不打人,爱护老百姓。郑来仁对八路军产生了好感,经郑锡琴、郑照贵两人动员,郑来仁和同村三个人参加了邹县的八路军游击队,队长就是郑锡琴。郑来仁当时才13岁,为了参加游击队他谎称已满15岁,因为年纪小,他被派当通讯员。此时正是日军疯狂扫荡时期,在邹县一带更是猖狂。加入队伍一个月以后,邹县遭遇汉奸刘被功部队大扫荡,组织上为了保护小八路,让郑来仁等人进村到老百姓家里隐蔽。此后郑来仁与组织失去了联系,便回家务农,直到1940年又找到了组织。
  1940年3月,郑来仁在郑锡琴的介绍下加入了山东邹县县大队,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此时敌人依然猖狂进攻,郑来仁和战友们时常吃不上饭。在战斗中,郑来仁冲锋陷阵,毫不畏惧,因为他明白,战斗勇敢不一定就牺牲,畏缩不前不一定就不死。
  -
  浴血奋战为家国 空手夺刀成传奇
  郑来仁因作战勇猛,被挑选入山东鲁南军区刺杀教导队进行学习,因成绩优秀,成为一名刺杀教员。郑来仁练就了近距离格斗术,在与日本人肉搏时,他空手夺刀,杀了敌人指挥官。他还参加了华野三纵的大大小小数十次战役。
  有勇有谋作战表现出色 被选入刺杀教导队学习
  1943年6月,郑来仁所在的队伍逐步扩大,他成了山东省尼山独立营一连的一名战士。郑来仁作战勇猛、积极性高,在战争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了许多漂亮仗。
  1943年,郑来仁在尼山独立营二连,在桃花山阻击战中,他和三个战友在最前沿阻击敌人两个营的部队,他们拼死抵抗,坚持了一天。1944年,郑来仁所在的凫山独立营一连在邹山仙桥庄战斗中消灭了日军400多人,他们全连伤亡40余人,郑来仁带领的四班只剩下三人,但他们坚持到了战斗结束,最后郑来仁在爬墙撤退时,鬼子穷追不舍,强拽爬上墙头的郑来仁,最后将他的背包和棉衣都抓去了,郑来仁所幸脱险。
  在邹西战役中,郑来仁担任突击任务,带领全排战士歼灭敌人一个连,这一仗打得可谓漂亮,战后他被鲁南军区授予“一等战斗模范”。
  1945年,郑来仁已担任尼山县独立营一连副排长,在蔓山战斗中,他带领一个排首先冲进了敌人的阵营,俘获伪军100多名。
  同年,郑来仁带领战士在西川村打埋伏战,狡猾的敌人从队伍后面插进来,郑来仁当机立断,指挥战士马上调过头来向敌人压缩,消灭了敌人一个中队。战后独立营总结,这次战斗的胜利与郑来仁的机智勇敢是分不开的。
  郑来仁因作战勇敢,被挑选入山东鲁南军区刺杀教导队进行学习。抗日战争中日军擅长白刃战,他们精通近距离格斗、徒手肉搏、拼刺刀等,为了对抗日军,提升刺杀术,八路军成立了刺杀教导队。郑来仁在刺杀教导队学习了刺杀技术,磨砺出了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由于表现出色,郑来仁后来成为刺杀教员。
  曲阜战斗五分钟攻破防线 空手夺刀杀死日军指挥官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可盘踞在山东鲁南地区曲阜的日伪军3000余人拒不投降,负隅顽抗。1945年11月,曲阜战斗打响。山东鲁南一分区警备八旅一五团参加了这次战役。
  郑来仁当时在15团一营一连任二排排长,担负突击任务。他带领二排的战士与攻占敌人的一个据点。敌人工事非常坚固,是两道城墙,一道铁网。战斗一打响,二排在5分钟内突破第一道防线,占领城门。接着郑来仁带领爆破组继续向第二道城门靠近,但敌人火力太猛,二排伤亡严重,经多次冲锋,到达第二道城门后,迅速炸毁了第二道城门。由于距敌人很近,连续的爆破爆炸声震聋了许多八路军战士,有的战士被炮火炸塌的残墙掩埋,伤亡过半。这时,敌人又开始反冲锋,敌我双方处于胶着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郑来仁迅速指挥战友从残墙下扒出还活着的战友,带领突击组猛烈突击,终于占领了第二道城门,将敌人压缩到第三道城门里面。郑来仁一鼓作气,率全排战士向第三道城门突击。将仅有的十几人火力配合好,组成敢死队,向敌人展开猛烈进攻,硬是阻挡了敌人的突围之路。
  这次战斗的具体情况,郑庆云是听父亲的战友说的,他当时在另一个阵地,看到了战斗经过。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子弹全部打光后,他们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当时敌人的兵力超过我方好多倍,火力也很强。八路军战士不断有人负伤、阵亡。阵地上仅剩的几名八路军战士一个个倒下了。
  日本骑兵手持大刀向郑来仁冲来,此时阵地上只剩郑来仁一人了,日本兵吼叫着往上冲,一个小队将郑来仁围住,为首的指挥官挥起战刀向郑来仁劈去。郑来仁右手握住战刀,血瞬间哗哗地淌下来,他硬是从指挥官手中夺过战刀,将其从马背上拖下,并反手砍掉了指挥官的脑袋。郑来仁用夺得的战刀以一敌多,接连砍死了剩余的鬼子和日伪军,坚守了阵地。此战在曲阜战役中,起了决定性作用,随后大部队进入城内。郑来仁右手掌自此留下了一道伤疤,而他空手夺刀的事迹一直被后人津津乐道。
  郑来仁夺的这把战刀现存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这次战役结束后,在山东兖州召开英模总结表彰大会,郑来仁被评为一级战斗模范,被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称号,他带领的两个班也被授予战斗模范班。
  解放战争参与多场 带领战士以少胜多
  解放战争期间,郑来仁先后担任山东鲁南军区十师一营连长、营长。他参加了华野三纵的大大小小数十次战役,比较著名的有:济南战役、孟良崮战役、莱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每次战役基本上都是打突击战和攻坚战。
  1946年,郑来仁带领警八旅15团四连的战士在临城西窑山保卫战中,阻击了敌人一个旅的进攻,他们连在最前沿坚守了8个小时,成功阻击了敌人的进攻。
  1947年,郑来仁和四连战士在莱芜方山负责阻击敌方十一师,掩护部队撤退,阻击战僵持近8个小时,部队成功撤退,他们连伤亡较小,战后郑来仁带领的连里被评选出了一个战斗模范班。同年,郑来仁带领十师十五团一营二连的战士在鲁南伏山口小马庄战斗中,以少敌多,消灭了敌人一个营。
  1948年11月,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打响,郑来仁所在的营负责攻打小楼,小楼里驻扎着敌人一个团和一个旅的部队。郑来仁带领战士攻小楼,但由于伤亡过大,又被敌人反击出来。经过多次拉锯战,最终全歼敌人。
  渡江战役时,郑来仁任华野三纵九师20团一营营长,他们乘的是木帆船,敌人的火力强大,江水都被战士的鲜血染红了,郑来仁也受了伤。这次战役郑来仁获得了一枚奖章,奖章上有一艘木帆船,船帆前站着一位拿枪的解放军战士。
  -
  带领突击队正面进攻 济南战役中再获殊荣
  1948年9月,济南战役打响,国民党高级将领王耀武飞赴南京求援,蒋介石命令重组的国民党74师空运济南支援。但一天后,解放军就以炮火封锁了机场,国民党74师仅空运过来7个连。这7个连后来都被王耀武派往济南商埠,守卫第2绥靖区司令部。华野三纵九师20团担负了商埠攻坚战,郑来仁当时任20团一营营长,带领一个突击连正面攻击。
  9月20日,解放军开始猛攻商埠,22日,开始攻击第2绥靖区司令部。郑来仁带领一个突击连配合友邻部队,阻击敌人8天8夜,战斗异常惨烈,突击连伤亡惨重,仅剩下10余人。郑来仁将这10余人组成一个火力组,一个爆破组,一个步枪组,三组配合得当,郑来仁身前士卒,集中火力压制敌人,摧毁了守敌的明碉暗堡,最终全歼守敌一个营300余人。国民党74师凭借司令部坚固的钢筋水泥大楼和四周明碉暗堡组成的工事,继续顽抗,商埠的战斗相当激烈,史称济南战役中的“绞肉机”。解放军集中炮火猛轰,整幢大楼被炸得千疮百孔,几乎被炸成个躯壳架子。这次战斗,我方全歼敌军,此次战况震惊华北战场。
  济南战役结束后,华野三纵在山东长清县召开英模大会,郑来仁再次被评为甲等战斗模范,被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称号。
  -
  性格耿直为人低调 未能赴朝成为遗憾
  1949年3月至1951年1月,组织上派郑来仁到华东军区军事政治大学学习军政管理。抗美援朝爆发后,郑来仁要求参战,并写了血书,但是最终没有被批准。这也成为郑来仁最大的遗憾。1953年底,组织又派郑来仁到军事院校的最高学府——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当时刘伯承任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1958年7月,郑来仁从南京军事学院装甲兵系毕业。毕业后,他到了徐州坦克二师四团担任副团长。此时,朝鲜停战,组织上派他去朝鲜接志愿军回国。
  郑来仁是个直来直去、嫉恶如仇的人。他时常自我反思,在档案里的“个人思想自传”里,他只是简单地记录了他的作战经历,大篇幅文字都是自我反思。
  在妻子程秀兰眼里,郑来仁是一个好丈夫。程秀兰是徐州人,当时在街道上是文艺骨干,上下班途中经常经过郑来仁部队的驻地。郑来仁对时年18岁的程秀兰产生了好感,便托人介绍相识。他们俩结婚后互敬互爱,从来没有红过脸。
  对于孩子们来说,郑来仁是一位严父。郑来仁的长子郑国庆,回忆起父亲最多的就是自己被严格管教的经历。“在桌上吃饭掉了一粒米都不行,他教育我们要珍惜粮食。”郑国庆说,父亲在徐州工作的几年里,他们住在部队营房,那时才七八岁的他跟别的孩子打闹产生矛盾,不管谁对谁错,都会先挨父亲一顿批评,然后被拉着去对方家里赔礼道歉。
  -
  骑车跑遍五莲全县 考察地形标志地图
  1964年,郑来仁被调到五莲县任武装部部长。刚到五莲的他为了考察地形,每天骑着大金鹿走山沟水岭。五莲县有22个乡镇,山水比较多,交通非常不便。他骑着自行车将五莲县走了个遍,回来后自己绘制了一张比较详细的标志地图,直到现在有些部门还使用着。郑庆云回忆说,五莲县高高低低的山坡特别多,郑来仁有次骑车下坡,急刹车时不小心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当时整条腿都肿了,流着鲜血,他还是坚持工作完才回家,母亲帮助他简单包扎了一下。自行车是郑来仁主要的交通工具,他每次来潍坊汇报工作,都要骑将近一天的时间,第二天再骑回去,只有到省里才会坐汽车或者火车。
  郑来仁由于身上伤病多,晚年时身体每况愈下。他时常和子女说起战争时候的事,说起自己的战友。孩子们知道,父亲这是想念老战友了。郑来仁希望他的孩子能参军,成为一名军人。1974年,原本要去当兵的长子郑国庆到胶南下乡,郑来仁嘱咐他一定要好好劳动。郑国庆非常能干,脏活重活不在话下,200斤的大麻袋他都能背。由于劳动出色,他入了党。1975年,郑国庆参军入伍,也算实现了郑来仁的一个心愿。郑来仁给郑庆云留了一套女兵军装。郑庆云没能入伍,父亲经常鼓励他们,无论在什么岗位,都要好好工作,扎扎实实做人,不说谎话,正直善良。这些看似简单的话,却影响了几个儿女们的一生。
  -
  血肉之躯换来幸福 记录更是为了铭记
  “回想起每一次战斗经历,都像撕开一道道伤疤,心中疼痛!想起那些在战争年代朝夕相处的战友,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在每次战斗中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他眼前就出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具具沾满鲜血的躯体。每讲一次,心就痛一次。”郑庆云说,这可能就是父亲不愿更多提及战争的原因。父亲生前经常说,跟那些牺牲的战友相比,他很知足,能活到现在,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娶妻生子,党和国家给了他这么高的荣誉和待遇,他是有福之人。
  1975年2月3日,郑来仁去世,他被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为革命烈士,颁发了烈士证书,现安葬于潍坊烈士陵园。
  “我们只是千千万万为祖国献出生命和鲜血的战士中的几个子女,有义务告诉现在的年轻人,今天祖国的强大,人民的幸福生活,是烈士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郑庆云和三妹郑庆美表示,她们的父亲是战争幸存者,也是一个有福之人。
  -
  浴血奋战为家国 空手夺刀成传奇
  郑来仁因作战勇猛,被挑选入山东鲁南军区刺杀教导队进行学习,因成绩优秀,成为一名刺杀教员。郑来仁练就了近距离格斗术,在与日本人肉搏时,他空手夺刀,杀了敌人指挥官。他还参加了华野三纵的大大小小数十次战役。
  有勇有谋作战表现出色 被选入刺杀教导队学习
  1943年6月,郑来仁所在的队伍逐步扩大,他成了山东省尼山独立营一连的一名战士。郑来仁作战勇猛、积极性高,在战争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了许多漂亮仗。
  1943年,郑来仁在尼山独立营二连,在桃花山阻击战中,他和三个战友在最前沿阻击敌人两个营的部队,他们拼死抵抗,坚持了一天。1944年,郑来仁所在的凫山独立营一连在邹山仙桥庄战斗中消灭了日军400多人,他们全连伤亡40余人,郑来仁带领的四班只剩下三人,但他们坚持到了战斗结束,最后郑来仁在爬墙撤退时,鬼子穷追不舍,强拽爬上墙头的郑来仁,最后将他的背包和棉衣都抓去了,郑来仁所幸脱险。
  在邹西战役中,郑来仁担任突击任务,带领全排战士歼灭敌人一个连,这一仗打得可谓漂亮,战后他被鲁南军区授予“一等战斗模范”。
  1945年,郑来仁已担任尼山县独立营一连副排长,在蔓山战斗中,他带领一个排首先冲进了敌人的阵营,俘获伪军100多名。
  同年,郑来仁带领战士在西川村打埋伏战,狡猾的敌人从队伍后面插进来,郑来仁当机立断,指挥战士马上调过头来向敌人压缩,消灭了敌人一个中队。战后独立营总结,这次战斗的胜利与郑来仁的机智勇敢是分不开的。
  郑来仁因作战勇敢,被挑选入山东鲁南军区刺杀教导队进行学习。抗日战争中日军擅长白刃战,他们精通近距离格斗、徒手肉搏、拼刺刀等,为了对抗日军,提升刺杀术,八路军成立了刺杀教导队。郑来仁在刺杀教导队学习了刺杀技术,磨砺出了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由于表现出色,郑来仁后来成为刺杀教员。
  曲阜战斗五分钟攻破防线 空手夺刀杀死日军指挥官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可盘踞在山东鲁南地区曲阜的日伪军3000余人拒不投降,负隅顽抗。1945年11月,曲阜战斗打响。山东鲁南一分区警备八旅一五团参加了这次战役。
  郑来仁当时在15团一营一连任二排排长,担负突击任务。他带领二排的战士与攻占敌人的一个据点。敌人工事非常坚固,是两道城墙,一道铁网。战斗一打响,二排在5分钟内突破第一道防线,占领城门。接着郑来仁带领爆破组继续向第二道城门靠近,但敌人火力太猛,二排伤亡严重,经多次冲锋,到达第二道城门后,迅速炸毁了第二道城门。由于距敌人很近,连续的爆破爆炸声震聋了许多八路军战士,有的战士被炮火炸塌的残墙掩埋,伤亡过半。这时,敌人又开始反冲锋,敌我双方处于胶着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郑来仁迅速指挥战友从残墙下扒出还活着的战友,带领突击组猛烈突击,终于占领了第二道城门,将敌人压缩到第三道城门里面。郑来仁一鼓作气,率全排战士向第三道城门突击。将仅有的十几人火力配合好,组成敢死队,向敌人展开猛烈进攻,硬是阻挡了敌人的突围之路。
  这次战斗的具体情况,郑庆云是听父亲的战友说的,他当时在另一个阵地,看到了战斗经过。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子弹全部打光后,他们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当时敌人的兵力超过我方好多倍,火力也很强。八路军战士不断有人负伤、阵亡。阵地上仅剩的几名八路军战士一个个倒下了。
  日本骑兵手持大刀向郑来仁冲来,此时阵地上只剩郑来仁一人了,日本兵吼叫着往上冲,一个小队将郑来仁围住,为首的指挥官挥起战刀向郑来仁劈去。郑来仁右手握住战刀,血瞬间哗哗地淌下来,他硬是从指挥官手中夺过战刀,将其从马背上拖下,并反手砍掉了指挥官的脑袋。郑来仁用夺得的战刀以一敌多,接连砍死了剩余的鬼子和日伪军,坚守了阵地。此战在曲阜战役中,起了决定性作用,随后大部队进入城内。郑来仁右手掌自此留下了一道伤疤,而他空手夺刀的事迹一直被后人津津乐道。
  郑来仁夺的这把战刀现存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这次战役结束后,在山东兖州召开英模总结表彰大会,郑来仁被评为一级战斗模范,被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称号,他带领的两个班也被授予战斗模范班。
  解放战争参与多场 带领战士以少胜多
  解放战争期间,郑来仁先后担任山东鲁南军区十师一营连长、营长。他参加了华野三纵的大大小小数十次战役,比较著名的有:济南战役、孟良崮战役、莱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每次战役基本上都是打突击战和攻坚战。
  1946年,郑来仁带领警八旅15团四连的战士在临城西窑山保卫战中,阻击了敌人一个旅的进攻,他们连在最前沿坚守了8个小时,成功阻击了敌人的进攻。
  1947年,郑来仁和四连战士在莱芜方山负责阻击敌方十一师,掩护部队撤退,阻击战僵持近8个小时,部队成功撤退,他们连伤亡较小,战后郑来仁带领的连里被评选出了一个战斗模范班。同年,郑来仁带领十师十五团一营二连的战士在鲁南伏山口小马庄战斗中,以少敌多,消灭了敌人一个营。
  1948年11月,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打响,郑来仁所在的营负责攻打小楼,小楼里驻扎着敌人一个团和一个旅的部队。郑来仁带领战士攻小楼,但由于伤亡过大,又被敌人反击出来。经过多次拉锯战,最终全歼敌人。
  渡江战役时,郑来仁任华野三纵九师20团一营营长,他们乘的是木帆船,敌人的火力强大,江水都被战士的鲜血染红了,郑来仁也受了伤。这次战役郑来仁获得了一枚奖章,奖章上有一艘木帆船,船帆前站着一位拿枪的解放军战士。
  -
  带领突击队正面进攻 济南战役中再获殊荣
  1948年9月,济南战役打响,国民党高级将领王耀武飞赴南京求援,蒋介石命令重组的国民党74师空运济南支援。但一天后,解放军就以炮火封锁了机场,国民党74师仅空运过来7个连。这7个连后来都被王耀武派往济南商埠,守卫第2绥靖区司令部。华野三纵九师20团担负了商埠攻坚战,郑来仁当时任20团一营营长,带领一个突击连正面攻击。
  9月20日,解放军开始猛攻商埠,22日,开始攻击第2绥靖区司令部。郑来仁带领一个突击连配合友邻部队,阻击敌人8天8夜,战斗异常惨烈,突击连伤亡惨重,仅剩下10余人。郑来仁将这10余人组成一个火力组,一个爆破组,一个步枪组,三组配合得当,郑来仁身前士卒,集中火力压制敌人,摧毁了守敌的明碉暗堡,最终全歼守敌一个营300余人。国民党74师凭借司令部坚固的钢筋水泥大楼和四周明碉暗堡组成的工事,继续顽抗,商埠的战斗相当激烈,史称济南战役中的“绞肉机”。解放军集中炮火猛轰,整幢大楼被炸得千疮百孔,几乎被炸成个躯壳架子。这次战斗,我方全歼敌军,此次战况震惊华北战场。
  济南战役结束后,华野三纵在山东长清县召开英模大会,郑来仁再次被评为甲等战斗模范,被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称号。
  -
  性格耿直为人低调 未能赴朝成为遗憾
  1949年3月至1951年1月,组织上派郑来仁到华东军区军事政治大学学习军政管理。抗美援朝爆发后,郑来仁要求参战,并写了血书,但是最终没有被批准。这也成为郑来仁最大的遗憾。1953年底,组织又派郑来仁到军事院校的最高学府——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当时刘伯承任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1958年7月,郑来仁从南京军事学院装甲兵系毕业。毕业后,他到了徐州坦克二师四团担任副团长。此时,朝鲜停战,组织上派他去朝鲜接志愿军回国。
  郑来仁是个直来直去、嫉恶如仇的人。他时常自我反思,在档案里的“个人思想自传”里,他只是简单地记录了他的作战经历,大篇幅文字都是自我反思。
  在妻子程秀兰眼里,郑来仁是一个好丈夫。程秀兰是徐州人,当时在街道上是文艺骨干,上下班途中经常经过郑来仁部队的驻地。郑来仁对时年18岁的程秀兰产生了好感,便托人介绍相识。他们俩结婚后互敬互爱,从来没有红过脸。
  对于孩子们来说,郑来仁是一位严父。郑来仁的长子郑国庆,回忆起父亲最多的就是自己被严格管教的经历。“在桌上吃饭掉了一粒米都不行,他教育我们要珍惜粮食。”郑国庆说,父亲在徐州工作的几年里,他们住在部队营房,那时才七八岁的他跟别的孩子打闹产生矛盾,不管谁对谁错,都会先挨父亲一顿批评,然后被拉着去对方家里赔礼道歉。
  -
  骑车跑遍五莲全县 考察地形标志地图
  1964年,郑来仁被调到五莲县任武装部部长。刚到五莲的他为了考察地形,每天骑着大金鹿走山沟水岭。五莲县有22个乡镇,山水比较多,交通非常不便。他骑着自行车将五莲县走了个遍,回来后自己绘制了一张比较详细的标志地图,直到现在有些部门还使用着。郑庆云回忆说,五莲县高高低低的山坡特别多,郑来仁有次骑车下坡,急刹车时不小心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当时整条腿都肿了,流着鲜血,他还是坚持工作完才回家,母亲帮助他简单包扎了一下。自行车是郑来仁主要的交通工具,他每次来潍坊汇报工作,都要骑将近一天的时间,第二天再骑回去,只有到省里才会坐汽车或者火车。
  郑来仁由于身上伤病多,晚年时身体每况愈下。他时常和子女说起战争时候的事,说起自己的战友。孩子们知道,父亲这是想念老战友了。郑来仁希望他的孩子能参军,成为一名军人。1974年,原本要去当兵的长子郑国庆到胶南下乡,郑来仁嘱咐他一定要好好劳动。郑国庆非常能干,脏活重活不在话下,200斤的大麻袋他都能背。由于劳动出色,他入了党。1975年,郑国庆参军入伍,也算实现了郑来仁的一个心愿。郑来仁给郑庆云留了一套女兵军装。郑庆云没能入伍,父亲经常鼓励他们,无论在什么岗位,都要好好工作,扎扎实实做人,不说谎话,正直善良。这些看似简单的话,却影响了几个儿女们的一生。
  -
  血肉之躯换来幸福 记录更是为了铭记
  “回想起每一次战斗经历,都像撕开一道道伤疤,心中疼痛!想起那些在战争年代朝夕相处的战友,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在每次战斗中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他眼前就出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具具沾满鲜血的躯体。每讲一次,心就痛一次。”郑庆云说,这可能就是父亲不愿更多提及战争的原因。父亲生前经常说,跟那些牺牲的战友相比,他很知足,能活到现在,见证了新中国的成立,娶妻生子,党和国家给了他这么高的荣誉和待遇,他是有福之人。
  1975年2月3日,郑来仁去世,他被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为革命烈士,颁发了烈士证书,现安葬于潍坊烈士陵园。
  “我们只是千千万万为祖国献出生命和鲜血的战士中的几个子女,有义务告诉现在的年轻人,今天祖国的强大,人民的幸福生活,是烈士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郑庆云和三妹郑庆美表示,她们的父亲是战争幸存者,也是一个有福之人。
(隋炜凤)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潍县春秋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