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12天前
文史总编

山路弯弯

  山路弯弯
  作者:肖金光
  一
  “兰兰要和贵贵结婚了”,这消息如同平地刮起的一阵旋风,把一向宁静祥和的黄崖村刮了个沸沸扬扬。
  兰兰和贵贵打小就是一对两小无猜的好朋友。
  论年龄,贵贵比兰兰大着二个月。他们出生的那年正好是村子里农田承包到户的第十个年头上。
  黄崖村地处宝石山前怀,三面环岭,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自村口伊始,往西北顺山脚下一直延伸到山外。
  自打十年前实行了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村里的山林坡地都承包到了各户,村民的生产积极性格外地高涨,又加上连续几年遇上了风调雨顺的好年景,山坡地的庄稼获得了好收成,村民们的日子倒也过得十分滋润。
  五年前的那个夏天,村子背靠着的宝石山上发现了稀世珍宝——蓝宝石,这使得全村人连做梦都没有想到,昔日里那些老人们用来打火吸烟,孩子们拿着当抓石玩耍的“火镰石”,竟然是还能换钱花,一时间整个山村变得躁动不安起来,山岭上,石崖下,农田里到处都是挖掘捡拾蓝宝石的身影。
  直到悠过三年后,县政府统一实行了禁采令,被“宝石财”烧热的小山村才得以恢复了往日里的那份宁静,可村子里还会经常传来“谁家的二小子又挖到了块好宝石”的好消息。
  二
  兰兰和贵贵的上学史,是从黄崖村里那座只有六间砖砌房的小学校开始的。
  学校原先共有五个年级的学生,因为他们那茬子孩子们恰逢实行计划生育的年代,同龄人少,等他们俩个上完三年级,四年级的学业便转到了河西村小学。
  河西村就在黄崖村的西边,两村间相隔不远,却南北横着一道山岭。山岭虽不高兀,但上下山岭的小路倒是十分的陡峭。从黄崖村西走出,爬岭下坡,岭脚下还有一条南北向的宽阔河滩,涉水过河,河滩西岸上便是河西村小学了。
  山里的孩子懂事早。每天天刚一溜明儿,小贵贵起的床来,先是去打扫完屋地庭院,这再忙活着自己做好早饭。白天里爷娘上坡干活十分的劳累,腾出些时间来也好让他们多歇息歇息。
  吃过早饭,小贵贵便背着书包走出家门,穿街过巷来到兰兰的家门口,吆喝上兰兰,俩人蹦蹦跳跳地朝西岭上奔去。
  山岭上的小路非常的崎岖难行,每当走到隘口险要处时,贵贵都会小心翼翼地陪伴在兰兰的身旁,生怕她突然脚下被横躺着的石头拌倒,把她那副娇嫩嫩的身子摔坏了。冬天的夜里若是突然下上一场大雪,山岭上的小路被雪捂得严严实实,这会儿贵贵总是头前带路,使劲地迈动着双脚,在雪路上踩上个结实的脚窝,兰兰就会顺着他的脚窝往前走,等下了山岭,贵贵往往都是累的满头大汗,乖巧的小兰兰便会有些心疼地上前帮他擦抹干净脸上的汗水。
  走下山岭便是那条宽阔的河滩。春秋冬的日子里,河水不大,只是静静的潺潺流淌,兰兰和贵贵便会踩着摆在河水里的石块,轻轻松松地过河而去;可是一到夏天,一场暴雨过后,上游冲泄下来的洪水,就会淌满整个河滩。望着那溢满河滩的浑浊浊的河水,兰兰总是胆怯的不敢往水里迈步,每次贵贵都会脱下鞋袜,光着脚丫,把兰兰背在身上,“哗啦,哗啦”地搅动着脚下的浑水,一口气就把兰兰背过河去。
  就这样,走山岭去上学的路上,总会看到那一对形影不离的少男少女的身影,直到他们小学毕业的那一天。
  三
  盛夏里的黄崖村,山林环抱,凉风习习。
  小学毕业考完试,兰兰和贵贵就嘎伙着回到了村里。在家里闲着无事,她们俩人相约一块去村北的宝石山上游玩。平常日里,俩人忙于上学,对于自己的家乡美景也没有太多的留意。
  顺着山间那条杂草丛生的小径拾阶而上,等来到半山腰处时已是累的气喘吁吁了,看小径旁边有一块背靠石崖的平缓山坡,一泓山泉自山崖底下悄然涌出,淌过山坡欢快地朝山脚下流去。
  “咱们到那山泉子里洗洗脸凉快凉快吧”,二人说着便快步走到泉水边上,俯下身去,双手撩起一捧清澈甘冽的泉水,轻轻地抹到了自己的脸上,顿时一股清凉的爽意涌遍全身。
  经过一番泉水的尽情冲洗,身上那份爬山时的燥热早已被荡涤得干干净净。她们惬意地抬起头来,晃眼间就看见离山泉子不远处的石崖上,有一个被人们早已废弃了的挖宝洞,山洞不深,洞前散落着许多人们先前掏洞时丢弃的石头。
  “那是个挖宝洞,走,咱们到洞里看看起,说不定今天运气好,也能捡到一块好宝石呢!”兰兰顿时来了兴致,招呼着贵贵朝洞里走去。
  迈步走进洞内,一股凉丝丝的气息迎面扑来。撒目四望,见洞体不深,只有二步之遥,地上散布着的碎石细沙上落满了尘土,看来好久没有人进过此洞里了。
  “俺听说村西头的二楞子,前些时候就是在这样的洞子里找到一块好宝石的,那是掏宝石的人在挖洞时落漏下来的。”兰兰说着,随手从旁边捡起一截木棍,蹲下身去满是认真地扒拉地上的碎石细沙来。
  贵贵听着兰兰说的话儿,不由地又去外头找来一根稍粗些的木棍,紧挨着兰兰也随手翻动着。
  刚过了不长时间,贵贵就瞅到在自己翻动着的砂石里,隐隐约约透出了一丝淡淡的亮光,他心头一紧不由地加快了手上的搅动,紧随其后一块泛溢着蓝莹之光的宝石就呈现在他的眼前。
  “兰兰,俺真的挖到宝石了!”,贵贵近乎有点狂喜起来,趴下身子麻利地把那块宝石拾到了手中。
  “真的?”兰兰抬起头来,拿眼往贵贵的手里探望着。
  “是真的,兰兰”贵贵一边兴奋地吆喝着,一边将手中的宝石递送到兰兰的眼前。
  兰兰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地端详着那块随手颤动着宝石:这是块特异型的宝石,通体形状宛如一颗人的心脏,润泽丰厚的宝石体上,浑身通透着一片梦幻般的靛蓝,溢漾着一丝纯洁无暇而又真挚时尚的气息。
  贵贵激动着把宝石递到了兰兰的手中,猛然张开双臂紧紧地把兰兰抱在了怀里,弄的兰兰那张稚嫩的俏脸霎那间飞满了醉人的红晕。
  “别这样……”兰兰含羞地低声吆喝着,极力地想要挣脱开来。
  就在这时,洞顶上传来一阵“唽唽嗦嗦”的石头松动声,贵贵抬头望去,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见洞顶上的石头开始往下榻落,“不好……”贵贵来不及多想,抱着兰兰慌忙朝外蹿去。
  俩人刚刚蹿到洞口,瞬时间一大片碎石轰然落下,兰兰得救了,而贵贵的双脚却被重重地砸在了落石之中。
  “快来人啊,救命啊……”山野上遥遥地传荡着兰兰那撕心裂肺的呼叫声。
  四
  四壁洁白的病房里,昏眯了三天三夜的贵贵,慢慢地从昏睡中醒过神来。
  他竭力地想睁开那双似有千斤重的眼皮,刹那间一阵钻心般的疼痛涌上心头,冰凉的汗珠密密麻麻地爬满了他的额头,嘴里不由地发出了阵阵细细的呻吟声。
  是啊,这个只有十四岁的男孩子,怎么能够忍受的了连大人都忍受不住的术后巨疼呢!
  闻讯而来的医生叔叔急忙叫来护士,赶紧地给他打上了一针镇痛药。稍稍过了一会儿,方才那阵难以忍受的疼痛得以缓慢减轻了许多。
  贵贵头边的床沿上,娘正在拿着手巾顾自地擦抹着眼泪;床尾那边的栏杆上,懂事的兰兰也斜依在那儿,默不出声地掉着泪滴。
  “娘,娘,俺这是怎么了?”,贵贵强忍着隐隐发作的疼痛,张口低声地询问着。
  “贵儿,你好歹醒过来了!”早已闻声探过头来的贵贵娘急切地呼叫着,她那张布满泪痕的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那丝难得的笑意稍纵即逝,随即一缕淡淡的忧虑重新爬上了她的脸庞。
  “孩子,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你没啥大事的,只是你的双脚被石头砸伤了一下,咱在医院里好好地治一下,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娘一边忙不迭地说着一些安慰的话儿,一边又抬手偷偷地抹去了脸上那二行压抑不住地淌出的眼泪。
  床尾的那头,低低地传来了兰兰那嘤嘤的抽泣声。
  半个月后的一个晴天上午,宝石山上的那条弯弯的山路上,一辆出租轿车正稳稳地驶向黄崖村中。
  贵贵伤愈出院了,他呆怔怔地依偎在娘的怀里,二条已经没有脚丫的小腿也在随着车子的奔驰而微微地颤动着。
  车子里一片沉默,沉默的有点令人感到十分的压抑和窒息。
  旁边的兰兰,也是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直管拿眼睛往车窗外张望着。自打贵贵砸伤之后,兰兰都是一天没落地陪伴在他的身边,心头上总是有一丝悔恨的思绪在涌动,她后悔那天只为贪玩而约合着贵贵一块进了山洞,致使贵贵从此以后永远失去了双脚。今天贵贵虽然是伤愈回家了,可以后的路他又该如何走下去呢?
  想到这里,兰兰不由地回转过身来,满含愧疚地望着那依偎在娘怀抱里的贵贵,“贵子哥,都是俺不好,那天不该拽着你去那个挖宝洞。”
  “兰兰,论起来这谁也不怪,怨就怨俺家贵贵的命不济”贵贵娘轻声地安慰着这个年龄虽小但却又十分懂事的女孩子。
  “贵子哥,以后俺上了初中,星期天回来俺一定会把在学校里学到知识教给你。”兰兰认真地注视着贵贵,眼里透露出一抹殷切的目光。
  “好的”,贵贵抬起头来,满是感激地看着兰兰那张俊俏的脸蛋,脸上露出了一丝久违了的笑容。
  五
  学校开学了,临行前,兰兰特地去了一趟贵贵的家里,告诉他自己要去上学的消息。
  贵贵很是高兴,虽然是自己再也捞不着和兰兰一块去校园了,可毕竟是兰兰每次回家时都能教会自己很多的新知识,心里也就感到很是满足了。他再三地嘱咐兰兰去学校的路上一定要小心,星期六放学回家时路上别贪玩,这才坐着轮椅一直把兰兰送到了村口上,恋恋不舍地目送着弯弯山路上的那个渐行渐远的孤单身影。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山村里的时光,就在贵贵那坐在轮椅里的守望与期盼中安然地流淌着。
  无数次村口夕阳余晖里的等待和送别,贵贵和兰兰在彼此间的牵挂和鼓励中,相互追求着各自心中的那份梦想。
  靠着跟兰兰学会的电脑技术,还有自己对文学爱好的那份执着和毅力,怀揣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不久他的第一篇处女作——小说《山路弯弯》,便在他忐忑不安的期盼中收到了回信:被发表在了市级文学刊物《南山文学》上。自此伊始,一个残疾山村男孩子的文学梦想,便在他咬牙坚持着的艰辛劳作下,陆陆续续地得到了收获和喜悦。
  作为一个生于斯而又长于斯的山村孩子,贵贵的骨子里自小就传承着山里人那份特有的淳朴善良,坚韧勤劳的秉性,文学创作上的渐有佳绩,也深深地感动和激励着兰兰的学习生活,转眼间六年的时光已过,兰兰也迎来了自己人生的最大转折点——高考,并且以五百二十分的优异成绩,考进了省城里的一所名牌师范大学。
  六
  山村夏天里的傍晚,渐斜的夕阳,将一抹暖暖的余晖静静地洒落在小山村上。
  晚风乍起,温柔地吹散着午间时的那份燥热,几缕早起的炊烟,亦在晚风的吹拂中款款地摇曳着几多惬意的悠闲。
  贵贵摇动着身下的轮椅,慢慢地从屋里来到了庭院当中,挥动手臂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他抬头仰望着眼前那棵粗壮挺拔的梧桐树儿,一树碧叶被风吹绉,在夕阳余晖的映照里,愈发显得青翠茂盛。傍晚时分的农家小院,洋溢着一片温馨祥和的醉人风情。
  兰兰从门外轻盈地走来,仿佛是一只扇动着翅膀在空中飞舞的蝴蝶,潇洒地飘落在他的跟前。
  “贵子哥,告诉你个好消息,俺考上了省里的那所师范大学了。”
  “是吗?那太好了,咱这山旮旯里终于飞出了一只金凤凰了,祝贺你!”
  “谢谢你的祝贺;贵子哥,俺想好了,大学毕业后,俺要回到咱们小时候上的学校里,教好更多山村里的孩子,等俺毕业时,你也一定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咱们俩一起加油吧!”
  “好,一定的。”贵贵爽快地答应着,闪动着双目,久久凝视着眼前这个自小就一块长大的女孩,一缕别样的思绪悄悄地涌上了他的心头。
  是啊,一晃二十年的时光过去了,如今的兰兰早已变成了一个漂亮而又有出息的女孩子,现在又考上了大学,前途对于她来说是一片敞亮的,在他的内心深处,对她的爱恋由来已久,他好想鼓起勇气,大胆地说声:我爱你!可一想到自己的现状,心中倒不由地黯然神伤起来。
  他紧紧地拉住了兰兰的双手,彼此间相互看望了许久,一丝难以压抑的情思在悄然地激荡着。
  面对着贵贵那份无言的心思,细心的兰兰早已看在了眼里,她懂得他留存在心中的那些难言之隐,更明白他对于自己的爱恋之情,她不想再让自己也深爱着的人儿继续在痛苦中煎熬,她想痛痛痛快快地向他表白,让自己的爱帮他抹去心里的那份缠绕已久的阴霾。
  她大胆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在一片羞涩而又热烈的激情涌动中,两个滚烫着的嘴唇紧紧地吻在了一起。
  夕阳愈加灿烂,晚风更加温柔,静好的岁月时光依然是在安祥地流淌。
  三年后的一个夏天的清晨,大学毕业即将离开校园的兰兰,手机上收到了一则微信留言:俺的那篇长篇小说《牵挂》,在省作协组织举办的征文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因为俺行动不便,特委托你前往颁奖现场会替俺领奖。谢谢!爱你的贵贵。
  兰兰看罢手机上的留言,眼里流下了二行激动的泪水,一种从没有过的幸福感觉打心头油然而生。在颁奖大会上的现场登记处,她郑重地在登记表格的代理人关系一栏里,填上了三个字“未婚妻”。
  月光似水,轻盈地漫洒在宝石山脚下的那条弯弯的山路上,也映照在了那对紧紧相偎的身影上。吹来的山风依旧是清爽怡人,温柔地拂过那两张满含着幸福泪花的脸庞,悄悄地将一抹醉人的喜悦,尽情地扬撒在那条弯弯的山路上。山路的尽头,透过那一树树茂密的枝叶,遥望到了远处那城闪烁着的灯辉,正把城市的夜空晖映得炫阑多彩。
  作者简介
  肖金光:山东省昌乐县丹水河畔一农民,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爱好文学,喜爱乡土文化,劳作之余,常执笔书写文章,以记录一份对美好生活的爱恋和向往。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昌乐文学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