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9-11-16 19:36
文史总编

逯玉克 | 作家·作协·作品

— 本帖被 刘文安 设置为精华(2019-11-16) —
  逯玉克 | 作家·作协·作品

  作家,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神圣的称谓有着很深的内涵。

  什么是作家?
  百度上说:特指文学创作上有盛名成就的人。是的,作家,是思想、学识、见识、文采(文字功底与文学素养)及生活阅历、感悟等等的总和。
  看风使舵,零打碎敲,在报刊上发表几篇应景应时的文章,这就叫作家?作家的修炼不会这么简单吧?没有千刀万刻的雕凿,你能那么容易成为一尊佛?

  出本书就叫作家?
  出书有两种:常规出书和自费出书。前者,自有其价值。后者呢?
  买个书号,自费出书,领导题字,名人作序,然后高调举行个首发式“研讨会”什么的,现场名流捧场造势,事后报纸编发简讯。
  这也未必是作家,只能说你出了一本书。那又有什么?我告你哈,当下出书一点都不神秘神圣,只要愿意出钱,谁都可以出。至于能不能称得上书,书离废纸有多远,那要看读者买不买账,能否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了。

  获个奖就叫作家?
  那要看你获的什么奖了。诺贝尔文学奖,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孙犁文学奖、三毛文学奖等等,这样的文学奖,专业、权威,让人仰之弥高,但倘若是形形色色的歌功颂德,或商业宣传之类的有奖征文,怎么说呢?我问你:“再来一桶”的饮料,算不算个奖?

  加入作协该是作家了吧?
  别逗了,这年头,一些作协的门槛比婊子的裤腰还松。
  本来,国家、省、市、县四级,都有个阳春白雪般的高雅组织:作家协会,简称作协。作协,顾名思义应该是作家云集的地方,随便哪位,都是满腹锦绣让人仰慕的作家吧?
  未必。
  作协的设置,大约有让“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的意图吧(这话有点儿细思极恐,“彀中”,即弓箭的射程之内,那意思已然昭然若揭了,乖巧听话,扔块骨头给你;倘不识时务,忤逆上意,那好吧,知道嵇康怎么死的、方孝孺怎么死的、谭嗣同怎么死的吗?)但“彀中”,却未必都是英雄,信不信?倘你能给作协拉点赞助支持些活动经费,作协能聘你做特邀顾问或理事呢。
  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倒还罢了,最多是恃才傲物之人羞与为伍,愤而以退出作协的方式以示不满和抗议。倘不幸遇到一位“武大郎开店”的掌门人,身怀绝艺的你,有可能会被逼栖身草莽,续写“高手在民间”的传奇,让武则天的“宰相之过也”一叹再叹。
  还有一些人,功夫不咋样,但能耐挺大,自己成立个某某协会、某某学会,主席、副主席、常务理事、理事、秘书长、顾问等等一应俱全,领导撑住台面,自己也狐假虎威担个职挂个衔,然后堂而皇之写在简介中,印在名片上,逢会必到,寒暄敬酒,喜上镜头,混个脸熟,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其实,什么协会不协会的,无所谓。你才华横溢,佳作迭出,纵然遁迹山野,我依然敬你无冕之王、白衣卿相。你滥竽充数,鸠占鹊巢,我只能鄙你沽名钓誉。

  那么,怎样才叫作家?
  唯一标准是:作品。换言之,作家,你的名字叫:作品。

  什么是作品?
  作品,就是文学艺术创造的成品,它经常和一个词连用:发表。
  但不是所有的发表,都能称得上作品。
  一般来说,只有在主流文学期刊,至少也得省市级及以上正规纯文学期刊发表(持续发表尤好),才能当得起“作品”二字。
  这不算苛刻啊,但就是这最基本的一条,就已然让那些滥竽充数的“龙”,现出了凡鱼的原形。

  再往深了说,即便是作品,甚至也曾名噪一时,但也可能只是昙花一现,未必有长久的生命力。你现在还看姚雪垠的《李自成》吗?当然,这是又一个话题,打住。
  “作家是我的信仰,而非职业。”作家苏禹的这种认识,将作家与创作,升华到一种很高的境界。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圈子,作家的圈子名称文雅大气,学名:文坛;俗称:江湖。
  藏龙卧虎,佳作不断,这个江湖就烟波浩渺,生机无限,反之,竹苞松茂,才不配位,仅靠“政治正确”去尸位素餐,那所谓的文坛,也无非是一潭腥臭的死水而已。
  山河苍茫,文字流淌。
  诗三百,我们恐怕永远也无法知晓作者的姓名,但这却并不妨碍它成为中国诗歌的源头经典。
  李后主青史留名,不因他是皇帝,而是“词中之帝”;柳永、蒲松龄,落魄江湖,其词其文却千古流传。
  真正的作家,从来都是用文字说话、靠作品立身的。没有作品的支撑,越是显赫的头衔,就越是欺世盗名!
  ——原载2019年第二期《塞外风》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文学课堂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