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9-11-16 20:49
文史总编

九曲夜话疮师傅

九曲夜话疮师傅
文/刘文安

  疮师傅本姓闫,生在闫家大院,可谓家有千顷靠山河,开着油坊当铺不说,还养着戏班子,响当当的大户人家。闫师傅生的富贵,从小就养尊处优,清吃坐穿,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是个小少爷。家境好就请先生读私塾,闫公子不爱读书,吊儿郎当,没少挨先生的打。说是出恭,他找了块干狗屎打掩护,能蹲上半晌午。碍于家庭训诫,又不能离开学堂,成天歪头歪脑诵读四书五经,心不在焉,烦躁的要命。要是下了课,简直成了入水的鱼,出笼的鸟,抢天摸地,是上房揭瓦的主。如此不知上进,功名也泡了汤。年龄渐长,不学无术,也就无所事事,仰仗家大业大,油头粉面,游手好闲,成天托着个画眉鸟笼子,几个仆人随从,浪荡公子一枚。
  天有不测风云,从来是富不跟官争,闫家大院得罪了当地权贵,被人连环算计,几场官司后,家道中落,直至贫困潦倒。闫公子感到一下子塌了天,后父母相继过世,直接没有了靠山。他住在破屋里,有时吃了上顿没下顿,想起荣华富贵,感到人生就是黄梁一梦。平时挨饿多了就胡思乱想,要是成了神仙就好啦,不在于炸鸡炸鱼方肉的生活,干脆是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从小就听说三月三过神仙,好歹就等到这一天,就跑到大街上去了,大街人来往道也平常,也没看见祥云缭绕,仙袂飘飘,也没看见什么翩翩仙人。这时,一个蓬头垢面的道人走了过来,闫公子如实相告。道人指着自己身上的恶疮说,要是把恶臭的脓水吸出来就能看见神仙,话没说完把闫公子恶心的要命,只是把手伸过去摸了摸疮口,道人哈哈一笑不见了踪影。邓公子大梦初醒,真是遇见神仙了,要是将脓吸出来也会得道成仙的,心里是这么想,闫公子的手指从此有了特异功能,能治各类疮疽,只要用手指一点,很快就痊愈,闺公子以此为生,后娶妻生子,家丁兴旺,受用一生。刘先生言:人间正道是沧桑,闫家本隆盛,后遭权贵算计,几近家破人亡,好在悲天悯人,赖神人授术,天不灭闫家尔。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昌乐文学 鄌郚文学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