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9-11-21 14:22
文史总编

天津吴人骥《寿光县志序》

  天津吴人骥《寿光县志序》
  
  寿光令刘君撰《寿光志》成,属予弁言其首,予受而卒读。分门别类,援引详博,皆有条理,以备稽览。惟是寿光肇名汉志,即夏后时斟灌故国也。然予综考《通志》,上溯《史记》以及《纪年》诸书,不能无疑。时东郡山长毕恬溪征君过予。恬溪考古最精,随时随义为予晰言之。因纪其略曰:
  古斟灌、斟鄩氏故国,皆在汉北海郡境。或言斟鄩在河南、斟灌在畔观者皆非也。《山东通志》引《汉书薛注》云:“阳夏今太康县。”太康所都,考《汉志》,淮阳国有阳夏县无太康县,薛瓒不应知太康县名。《通志》引书谬矣。又引《括地志》云:“斟鄩在洛州巩县。”按《括地志》,但云“故鄩城在洛州巩县”,不云斟鄩也。《左传》:“昭二十三年,二师围郊。癸卯,郊、鄩溃。”杜预《释地》云“河南巩县西南有地名鄩中”,此即《括地志》所云鄩城也。京相璠云:“今巩洛渡北有鄩谷水,东入洛。”《史记音义》云:“巩县有鄩谷水。”《水经注》云:“洛水东北历鄩中,又有鄩城,盖周大夫鄩肹之旧邑。又有罗水,亦曰罗中,盖肹子鄩罗之宿居,故以得其名尔。”若然,则鄩中城乃周大夫鄩肹之邑,罗中乃肹子鄩罗之居。其不涉斟鄩,可知《通志》引书又谬矣。
  《通志》又引《汉书》薛注云:“斟观即东郡观扈。”按:东郡有畔观县,无观扈县。《国语》云“启有五观,谓之奸子”,是其地也。即《左传》言:“虞有三苗,夏有观、扈。”特以诸侯不用命者言之,非谓观、扈为一。考扈则有扈氏,《尚书》所谓“有扈氏不服,大战于甘”,地在扶风鄠县。观则五观,是不容强合为一。且即以畔观言,书传亦只云五观,不云斟灌也。《通志》引书又谬矣。
  应劭注《汉书》云:“古斟灌,禹后,今寿光灌亭是;古斟鄩,禹后,今平寿斟城是。”京相璠《土地名》云:“故斟寻国,禹后,西北去灌亭九十里。”杜预《春秋释例》云:“乐安寿光县东南有灌亭,北海平寿县东南有斟亭,又平寿县东有寒亭城,东莱掖县北有过乡亭。”《郡国志》云:“平寿有斟城、有寒亭。”《水经注》云:“溉水北迳斟亭西,又北迳寒亭西。尧水东北迳东、西寿光二城间。”张敖《地理记》云:“平寿县其地,即古斟寻国。”《括地志》云:“斟灌故城,在青州寿光县东五十四里;斟鄩故城,今青州北海县是也。”历考书传,皆言斟灌在寿光,斟鄩在平寿,无异说也。
  《水经注》又云:“淳于县,故夏后氏之斟灌国也。周武王以封淳于公。”《括地志》因之,此说与他书传颇不合。然淳于、寿光境土相接,虽云传疑,犹在北海郡境也。又按《汉·地理志》:“北海有斟县。”班固自注云:“故国,禹后。”则班固固言在北海郡境矣,复何疑乎其以斟灌、斟鄩不在此者?特因“后相居帝丘,依同姓诸侯斟灌、斟鄩”一言,遂以致误耳。相既居帝丘,去北海且千里,何可云依?故薛瓒为《汉书注》亦疑之。然考《左氏传》,襄四年,魏绛言浇灭灌斟及斟鄩氏,靡收二国之烬以灭浞,立少康。哀元年,伍员言有过浇杀斟灌,以伐斟鄩,灭夏后相。皆未言相依诸侯灌斟、斟鄩氏。其言依灌斟、斟鄩者,出于《竹书纪年》。
  考《纪年》一书,晋太康间出汲冢,原非伪书,然本魏一国之史,犹鲁之《春秋》、晋《乘》、楚《梼杌》,不容兼载前代王者事迹。其兼载夏、商、周者,晋人之伪作;兼载黄帝、颛顼以及尧、舜者,又宋人伪作也。知者按文王伐黎事。《毛诗正义》引《殷传》云:“西北得四友献宝,免于虎口而克耆。”又《大传》:“得三子献宝,纣释文王,而出伐黎。”《大传》又言:“五年伐耆,六年伐崇。”是皆以为文王时事。《纪年》于帝辛四十一年云,西北昌薨。于四十四年云,西伯发伐黎。是直以为周武王事,与诸书违异。又黎或作<上“黎”头下“邑”>,又作耆。《史记》又作阢,皆同《纪年》,不知黎即耆。因《大传》有文王伐耆之文,故云“三十四年周师取耆及邘,遂伐崇。”因《尚书》有《西北戡黎》之文,在《微子》前,故于后复出云西伯发伐黎,是其作伪之端,已可考见。
  又《纪年》云:“成王元年秋,周文公出居于东。”按周公居东者,周公东征之事也。《书·金縢》云:“我之弗辟,我无以告我先王。”辟,治。言我若不治其事,则无以告我先王。许氏《说文》引作“我之弗<上辟下并>”。<上辟下并>、辟同皆治也。下云“周公居东二年”,则东征之事;“罪人斯得”,则诛禄父及管叔也。自后来注者不达辟字之义,谓是辟而去之,则居东谓是辟居于东。考《逸周书·作雒解》:“周公立,相天子,三叔及殷东、徐、奄及熊盈以略。周公、召公内弭父兄,外抚诸侯。元年夏,葬武王于毕。二年,又作师旅,临卫政殷。殷大震溃,降辟三叔。”是其间并不容有“辟居二年”之事也。《百篇序》云:“武王有疾,周公作《金縢》。武王崩,三监及淮夷叛,周公相成王,将黜殷,作《大诰》。”下云“唐叔得禾,王命唐叔归周公于东”,则“周公黜殷”在东之之事。“周公得命禾,旅天子之命,作《嘉禾》”,亦在东之事。其间亦不容有“辟居二年”之说也。
  今《纪年》云:“成王元年秋,周公出居于东。”使是书果为周人之作,何与《逸周书》、《尚书序》皆不同,而独袭汉后儒者之误义,因而附会今《纪年》云:“成王元年秋,周公出居于东。”使是书果为周人之作,何与《逸周书》、《尚书序》皆不同,而独袭汉后儒者之误义,因而附会之,其伪可知。又云:“成王二年秋,大雷电以风,王逆周文公于郊。”是又不知《尚书》“秋大熟”以下乃《亳姑》篇之错简,因而同之也。说详《百篇序》、《太史公书》及近所作《亳姑》、《逸文考》。且《尚书》之错简,自汉代出壁中时颠乱致误,何由周人之书已先知其错简,因而同之耶?其作伪之端,不能自掩矣。又《归禾》在《大诰》后,封唐叔前,是周公在东之事也。《纪年》于三年克殷之后,于十一年云“周文公出居于丰,王命唐叔归禾于周文公”。按《百篇序》,明言“归周公于东”,《纪年》竟忘之耶?《序》又云“周公既殁,命君陈分正东郊成周”,乃《纪年》于十一年《归禾》之后。云“王命周平公治东都”,至二十一年始云“周文公薨于丰”,其舛误抑何已甚耶!又黜殷,周公之事践奄,则复辟之后成王自行,故书序于《召诰》、《洛诰》,后始书践奄事,而篇名则曰《成王政》,以别于前此周公东征也。
  今《纪年》云:“三年,王师灭殷,遂伐奄。”下又云:“王在奄,竟以为伐殷,成王自行。”按经文伐殷在复子明辟之前。又《百篇序》言:“王命唐叔归周公于东。”明成王未亲行,明矣。又经文云:“维十有三祀,王访于箕子。”今《纪年》云:“武王十六年,箕子来朝。”岂非显悖经文乎?《百篇序》言:“高宗祭成汤,祖己训诸王,作《高宗肜日》、《高宗之训》。”乃《纪年》于武丁二十九年,云“肜祭太庙”。至祖庚时,始言作《高宗之训》,又非矣。《百篇序》及《史记》皆言:夏后仲康时,羲和湎淫,胤往征之。郑君云,胤,臣名是也。今《纪年》作胤侯往征之,误矣。
  《左传》言:“寒浞杀羿,因羿之室生浇及殪。”《楚辞》王逸注言:“浞取羿妻而生浇。”今《纪年》云:“帝相九年,寒浞杀羿,使其子浇居过。”徒欲袭《左传》灭浇于过之文,而忘杀羿之时尚未有浇。其疏舛之失,作伪者不能自掩矣。又后相居商丘,即帝丘,所谓颛顼之虚,卫成公自楚丘徙此也,非宋之商丘。按:宋之商丘于天星,属火。《左传》云 “阏伯居商丘,相土因之”是也。此商丘于天星,属水,帝颛顼居之,故云颛顼之虚。后相又居之,故《左传》言卫事云“相夺予享”。伯昆吾又居之,故《左传》又言“卫侯辄梦于北宫,见人登昆吾之观”是也。今《纪年》云“相居商丘。九年,相居斟灌。十五年,商侯相土,迁于商丘。”此又不明两商丘之为二,作伪时误合为一也。《束皙传》引《纪年》云:“益干启位,启杀益。”《纪年》又云:“太甲潜出自桐,杀伊尹。”按《百篇序》及《太史公书》皆言“沃丁时,葬伊尹于亳”。太甲时,伊尹固未殁也。《纪年》好为不经之言以惑世,谬矣。至云:“天大雾三日,乃命其子伊陟、伊奋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则又猥琐鄙劣,决非周人之笔矣。如此之类,遽数之不能终。《纪年》之不可恃如此,而犹据之以证斟灌、斟鄩之迹,不亦惑乎?至兼载唐虞以前,又出于宋时之伪。晋、唐诸人皆未之见,故《束皙传》、杜预《春秋后序》皆言:《纪年》纪夏以来亦称魏国之史。《经籍志》言《纪年》起自夏、殷、周三代王事,无诸侯。至《太平御览》引《纪年》语,止有夏以后事,无黄帝、颛顼、帝喾、尧、舜。是其时尚无此伪作也。且既云《纪年》黄帝后不载,少昊有此史例乎?其意徒以《大戴礼·五帝德》篇,不载少昊。司马迁因之,故遂缺少昊,而竟忘其本书之为《纪年》也。
  毕君言斟灌之迹,其误始于《纪年》,略如此。余复为绎之。《纪年》于夏后时,一言居斟鄩,再言居斟灌,似斟灌即畔观也。然《纪年》于后又云:“梁惠成王二年,齐田寿帅师伐我,围观,观降。”此即畔观之观也,而胡不名斟灌?前后之文分别观之,真伪固较然矣。又诸儒所以疑斟灌、斟鄩之迹者,徒以《纪年》“依同姓诸侯”一语也。《纪年》已自云:“浇伐斟鄩,大战于潍。”则亦以为在北海境。夫北海之地,去帝丘千余里,何可云依?岂非沿袭之时,忘其不合,遂致自为矛盾乎?然则毕君之论《纪年》,其言审已。
  考《隋志》于《纪年》云:“《汲冢书》并《竹书同异》一卷。”然则当时传本故不同,以故《水经注》引《纪年》多殇叔以后事。至所载《通志》言,如云:“今惟寿光之灌城、潍州之寒亭在焉,余皆废。”盖古人图志详明,故国废则立亭以为表识。后世荡析不存,可惜也。惟立亭以为表识之言颇不达。古人城聚,或言乡,乡所也;或言屯,屯聚也;或言亭,亭亦聚也。故汉代十亭一乡。封建有乡侯,有亭侯。亭侯者,城聚之名。今云立亭以为表识,竟谓是亭台之亭,抑谬矣。外此,如纪者,春秋纪国,汉曰“剧县”。然鲁连子曰:“朐剧之人,辩者也。”剧之名不始于汉。
  大抵考古之事不厌详核,故必博以征其信审,以求其是,会通以得其意。予既见刘君之好古勤求,爰记所疑,并述毕君言,又申其义,以复刘君,且以俟后世好学深思其人者。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文存经典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