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5-04-11 22:17
文史总编

田园诗翁·岁月年华专辑

老农

几十年的沧桑
似乎扒去了你全部的皮肉
在风雪中屹立的
是一把仍不想倒下的骨头
…………
臭水沟里,一棵沤不烂,淹不死的老柳



笑声如高山的瀑布
哭声像炸裂的夏雷

情感一旦积蓄得太多太久了
也得寻找倾泄的机会
就似超载的库水
如不及时提闸排放
就会冲垮堤围

悲流泪
喜亦流泪
没悲没喜
活着没有滋味

鞋子的情感

一出巢
便结成了一对
竞飞的夫妻鸟

不论是在空中飞
还是在低处跑
总是在风雨里来去匆匆
翅膀虽短小却载负着
一个人的全部重量和爱好

一只有了病
或被折断了翅膀
另一只就厮守在它的身旁
饮食不思  泪眼相望
道不尽的痛苦和忧伤

一同生 一同葬
一份一秒不拆帮
对人类的爱  都写满路上
烙印在人们的脚掌上

雁阵

夜深霜重
翅膀上载着万千里程

有谁计较排前排后的名次
不管队形怎样调整都是集体中的一员

在前 确认方向领好队伍
在后 扶老携幼奋力追赶

谁未尝过那失散的痛寂
谁愿经受那离异的危险

排个人字  铸一双铁打的翅膀
排个一字  造一柄刺穿长夜的利剑

谒陈师父墓

在无声的悲痛里
在香火的飞升里
我登上十七级台阶
走进你摩天般的境界里

是你回天的手  把万千株枯萎
的生命进行了移栽  并用心血浇灌
使其拓展绿色的生命  而你
却因失血过多而凋零

那一片又一片的林区的涛声
日夜都鸣响着对你的思念
树身里仍流淌着你的血
年轮上仍刻有一圈圈对你的记忆

我走近你身边
把那间塞满古人的心房
都一一清理 并精心布置一番
独自让你一人在里面安眠

皓月

一只玉盘内
盛满了银河的波光



高天垂下的爱恋
向贫血的大地,输入最鲜的血液



银河决了堤
那小鱼小虾在浅水里到处蹦跶

圆月

太阳的女儿
长的白静、温柔、含情、美丽

白云

一方洁净的巾帕
系在蓝天的衣襟上

彩云

蓝天下盛开的几朵鲜艳的花朵


那条山路

那条山路 细细的
像一根麻绳
搁不下两个横排的脚印
负荷不了山民们蝉翅似的希冀

那条山路 弯弯的
如一条磨道
几千年的岁月跑来走去
总也跑不出迷惘和困境

那条山路 冰冷冰冷的
似一条躺着的毒蛇
死死地咬着你的命运
狠狠地咀嚼着山民的一生


卖茶女

颤悠悠的竹扁担
一头是乡情
一头是叮咛
中间是折不断的万千里程

十几岁的求学芳龄
就挑起了生活负重
现实竟是如此的严酷
世界竟是如此的不平

你不去埋怨命运的不济
勇敢的冲出困境
今天的卖茶女
明天或许是茶城的明星

你的身影在大街小巷穿行
象蝴蝶翩翩恋着花丛
还未听到你微笑后的卖弄声
那异国的茶色茶香已迷乱了千万双眼睛




酒一沾唇,笑就含苞了
酒一发酵
那沸腾的血
都在红红的燃烧

那友情都亮在桌上跳动
那郁闷都呕吐在地上流淌
而那办公桌上无法办成的伎俩
在酒桌上都了却得叮叮当当响

啊,酒
举起酒杯,友情会沉甸甸的珍重
放下酒杯,有时才知边跳进陷阱

秋和菊

秋天菊花一般黄
菊花秋天一般香
菊花唯恐秋色老
扯来新绸裁衣装

颂菊

花蕊媚双眼
凋残菊茶鲜
瘦骨傲风霜
含笑入九泉



争奇斗艳百媚娇
吐尽芳菲秋将老
人间岂能没有花
悄悄报于梅知晓

白菊

花丝缕缕白如霜
飘飘洒洒似雪降
一生最怕被污染
恋得白菊似颠狂

重阳菊

九九重阳天月朗
黄花丛丛丽且香
蜂蝶怕霜压断翅
留得香阵堵成墙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营陵诗词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1楼] 发表于:2015-04-11 22:21
文史总编

田乐园诗歌集《岁月年华》

城市中的假山

巍峨的一座高山
是哪个艺术家抽去了它的血肉
只把一束骨架
堆立在楼台前

没有青松的滴翠
没有小溪的潺涓
但它有大山的气势
有大山的全部诱惑感……


卖菜姑娘

如春天般的温柔
比城市姑娘还漂亮
摘下绿荫葱郁的几尺长街
摆满了葱笼的芬芳

荅话象带花的鲜黄瓜一样的甜脆
机灵的双手称着顾客的目光
我惊奇:宽阔的长街竟象大江决了口
彩色的人流泛着浪花向那里流淌!

蝴蝶

用两片花瓣做翅
忽闪忽闪把阳光扇的温暖
把月光扇的柔软
把山花煽的舞姿翩翩

痛恨过去的丑陋与不规
决心在痛苦中新生
带着那么多梦
脱颖而出,飞向蓝天

飞到千家万户
飞到旷野山川
到处传播讯息
到处扇起美的情感

最后飞到洁白的墙壁上
凝固成标本展览

一件破衣衫

在山村的残墙院内
锈蚀的铁丝上
晾着一件破衣衫

如秋后篱笆上的冬瓜叶
带着被严霜锤打过的辛酸

一块块补丁,如一块块伤疤
一个个破洞,象一个个咬破了的喜欢

我在恍惚中似乎看见
一个老农匍匐在田间

雨天把脊背上的衣衫打湿
脊背又象烙铁把衣衫烫干

太阳

早上
赠你一面崭新的鼓
让你擂响生活的最强音

黄昏
抖开缤纷的翅羽做扇
拂去你一天的劳顿

蝙蝠

夜刚刚吞没了白天
你就鼓起黑色的翅膀
把黑暗追赶

象一支离弦的箭头
组成围歼的网
并发出呼啸的威慑声

黑暗节节败退,光明回归
你到哪里去了,留下那枚闪光的勋章
却不留下半句语言……


笼中鸟

我的翅膀依旧
但那空旷的蓝天被切割成碎片
任我怎样扑扑啦啦的飞
也飞不出那些短浅的目光……

我的歌喉依旧
但那叮咚的山泉和滴翠的林木都被隔绝
我的每只歌都是一把悲愤的火
也熔化不透那冻结的心灵……

年轻的农民

总顶着太阳的烈性
煮沸的汗在脊背上泛滥
似能听到皮肉断裂的涛声

工作服的魔力
办公桌的诱惑
因乡情的浓醇
使血性的坚毅退却

季节明镜般透视神经
拥挤的农事 被心机
纺织得鱼鳞似的光洁有序

农事即繁重又残忍
黑厚的大手 台钳样的
钳得分分秒秒都大汗淋淋

为弄通粮食的功能
在春雨里 冰雪里
把土地一遍又一遍的翻阅
一次又一次的咀嚼品尝

总顶着太阳的炽烈
在故乡的田野上耕耘,头上的热汗使冰雪化为滚滚春水流去
我昂起的头颅,超越泰山极顶



在尘世里
为使自己变得纯净
曾忍着绞心的疼痛
一次再一次的蜕变

是黑板上游动的那枚粉笔
讲述着做人的道理
是夜间燃亮的那只烛光
透视着人生的行迹

即便死去 也不留遗憾
我要用洁白的细纱
裹住我如玉的灵魂和躯体

重进人民大会堂

走进大会堂
四处望
明明亮亮
宽宽敞敞
辉辉煌煌

走出大会堂
向前望 眼前要走的路
辉辉煌煌
宽宽敞敞
明明亮亮

我的胡须

在糠菜半年粮的困难时期
我把我的胡须
翻种成了茂密的庄稼
但那饥饿还是咚咚的敲打着
我因浮肿而鼓起的肚皮

如今富裕了,心情舒畅了
我又把我的胡须改种成了韭菜
三天两天一刀,把鲜嫩的韭菜芽都放进生活里烹调
我品尝着一个个日子都特别有味道

第二次握手

两只曾握得流汗而不愿抽回的手
在一阵寒流袭来后冻成了一片冰
面貌变得陌生
情感变得冰冷

二十几个春夏的交融
情感开始解冻
两只手老远就伸出来,紧紧的握在一起
如一座桥梁的对接成功

于是,我看见
连雄鹰也无法跨越的历史鸿沟
也被实现的铲车填平



夜暗,鹰,圆睁着眼
在山崖寻块岩石,
灼热的体温,把脚下的
冰雪化成涌泉

看瀑布坦荡的胸怀
听红梅讲述着春天
一棵不老松探过头来
攀谈大山对它的绵绵情感

飞翔蓝天,把绘制的路线图
托太阳挂在天上出展
天空,是鹰管辖的地方,它知道:
天有多高,地有多宽!

春雨

是母亲手中拉出的线
还是星光捻细的银针
在无风的夜里你悄悄的踮着脚尖来
是怕惊动大小的每个梦境

地温,你已拭过
干湿度,你也测过
你以不冷不热,不多不少的最佳数据
深入到土地的每个毛细孔
花朵的每个笑窝

我搂过一把摸摸
柔柔的,温温的,还带些香气
啊,春雨,你是我青年的母亲
因操劳过度,被岁月漂白了的长发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2楼] 发表于:2015-04-11 22:24
文史总编

田乐园诗歌集《岁月年华》

岁寒三友颂•七律



金菊送秋已远去
谁把奇花奉冬天
遥望山崖有团火
方知三九不觉寒



独立旷野守岁月
几座古墓伴随我
狂风暴雪使淫威
郁郁葱葱不变色



为使腰肢莫变粗
层层腰围锁筋骨
婀娜多姿且温柔
婷婷玉立一美女

公路边那一棵撞倒的树

黎明前我抬起了头,睁开了眼
以半蹲半立的姿势定格在那里
象是站在起跑线上的运动员
等那一声枪响

那恶梦似的夜里
一个瞪着眼却失明的庞然大物
在突然间把我扑倒
在我的骨折声流血声中它悄然消逝

筋骨和皮肉的疼痛
被过往的岁月一批批的带去
而心灵的疼痛太重太重
只能留给自己守候

那个轻狂的灵魂
当你再次走过我的身边
你可敢正视过我一眼
那肉长的心会不会觉得羞惭

我真担心,你的头颅
会发生瘟变
你驾驶的人生行程
也会在半途中搁浅

我知道,那一声枪响是不会来了
那就把我的姿势变成鞠躬
给跋涉者施以永不起身的大敬礼
说声:“一路珍重,一路顺风”

带刺的玫瑰

你想折一枝美丽吗?
你那陌生狂想的手别伸出
不然它会给你威严的可怕
流血的痛苦

只有你的容颜象它一样妖艳
只有你的心灵象它一样晶莹
它才会把一株完整的爱情
移植进你的花圃




那是蓝天上的一颗美人痣


一粒蓝宝石镶在天上
天空格外的美丽



在风雪里挺立着
从没有趴下的时候

在战火里冲锋陷阵
从没有退却的时候

在征程上驰骋
从没有歇脚的时候

夕暮

天上晾晒着一堆堆的棉花
夕阳在山上点起一把大火
啊 小心呀
可别把天烧破



压不扁
砸不烂
即便是粉身碎骨
也是有角有楞的站立着

生活中最香的佐料
人体里最硬的骨头



父母把你送上路
就已回头走远

前面的路——
是长是短,是窄是宽
有连绵的阴雨
还是朗朗的蓝天

没有什么鬼
更没有什么仙,路全凭自己去拓展
但有时遇上路障,排除它
要用去一生的精力和时间
比搬掉一座大山还要难

人生是枚总也难熟透的果子
谁知是苦是甜



太阳下山
你来接班
不择贫富贵贱为夜行人
擎起明灯一盏

命运

横在我面前的
是高山还是深渊
能攀援,能跨越吗

凡是看见的
我都要狠劲的抓住它
紧握在手中

而看不到的
我也要用算命先生的耳朵
去寻觅,去搜索



把自己严严的封闭起来
再遮上一把伞

杜绝阳光,杜绝风雨
杜绝人间烟火……

难怪这般的脆弱
空虚得象糠了的白萝卜

即便一头撞碎在菜刀下
也寻不到一滴鲜红的血



因为有别人的吹捧
你红极一时

当你的硬骨软化得象块高粱怡时
万斤重的大锤,狠劲的击打着
你的躯体和灵魂
让你变型

你从冷却中清醒过来
此时,你已变成他人手中使用的工具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3楼] 发表于:2015-04-11 22:27
文史总编

田乐园诗歌集《岁月年华》

跳杆

细细长长的跳杆
钢性柔性合成的跳杆

有了你,我便有了翅膀
任何险境,什么高度我都能跨越

长长细细的跳杆
你挑着我用泪滴击响的串串笑声

无花果

开花是为了结果
而不是为了某种喧泄

在喧嚣中保持沉默
在磨难中苦苦求索

用土地般的宽厚和忠诚
捧出一滴滴熬得发紫的鲜血

盲人

两只深陷的眼睛——
两只干涸的井

他用手杖寻找光明
他用心倾听世界发生的事情

他看不见清洗自己
但他的手脚最干净

两只深陷的眼睛
盛满了一生的疼痛和艰辛

采桑子•菊

西风白霜自冷
黄花万丛
异香渐浓
奇艳斗芳舞长空

自从陶潜采菊花
名花千种
香菊成名
书画吟菊菊走红

大漠落日

大漠是一面反光镜
我看到你的脸
比往日更圆润更灿谰

该休息了
不要总顾及命苦的农民
你走了 还有月光
为他们照亮

也不必摸着海绵似的软
舍不得躺
这是专为你做的席梦思
让你进入金子般的梦乡

创伤

那重重的敲击声
已被岁月带走他乡
伤口 被太阳晒得
即黑又亮

每逢变天
伤口仍有隐约的疼痛感
一触到伤口
就又触到了昨天

那战场上的创伤
都变成了眩目的勋章
浩劫中留下的创伤
给历史带来了惊慌

孤星

怎么就你自己孤零零的在这里
寂寞吗?

那么多的伙伴
都挤在那么一小块空间
你自己耕耘着那么大一块天空
而且照射得那么明媚
你不忌妒吗?
不疲惫吗?

总是你自己
连个异性都没有
你的爱情呢?
难道为了奉献
就牺牲个人的一切吗?

摘葡萄时想到的

一穗穗熟得发紫
一嘟噜一嘟噜都挂着喜悦的甜蜜
那浓香在农家院里打转转
也舍不得心痛

蜜蜂啊,你付出的辛劳最多
我要选一嘟噜最大最甜的给你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为什么收获了你却飞得远远的

打扑克牌

狠劲甩出去的
不只是消闲时光
还有扑克和金钱联姻后的新郎新娘

从一角、二角一张,到伍元、拾元一张
都押在对神经的的刺激上
赢家脸上无太多欢喜
输者心里无什么惊慌

我不懂得什么叫赌博
怎样才最有意义的消闲娱乐
也弄不通是否因钱袋膨胀的痒痒
才使人变成了法盲

扑克桌变成了摊位
房屋变成了市场
那一张张扑克牌都成了商品
在手和嘴里摇晃得震天响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4楼] 发表于:2015-04-11 22:35
文史总编

田乐园诗歌集《岁月年华》

皱纹
——给琵琶演奏家

我到今天方才明白——
你的歌为何像潺潺流水一样清纯
像火山暴发一般的惊心动魂
因为我看你那张多皱的脸
就是你抚明了的琵琶

梨花给我的启示

少女般年龄的梨枝
把我拥进怀里
撒我一头大雪
微笑着不吐一语

是给我一个含蓄的暗示
是给我一个未破释的迷
还是一种绵绵的情思

呵 我想
当我的黑发真的飘满大雪
那时 我心中的春天应正是
梨花般的馥郁绚丽

泰山挑夫

把捆好的决心
义无反顾的横在生铁般的
肩上  目光远眺  紧紧
挽住远峰上那最美的一处风光

人生易老  世事沧桑
谁能截住那岁月的明流暗淌
残冬寒月 不知碾碎过
多少悲凉和忧伤

已无盼顾  更不彷徨
让身上负重  重锤似的锻造出力量
脚步生风  咚咚咚 去追逐那一生的梦想

饮茶

把存封已久的心事
装进茶壶里浸泡
等缓缓的倒出来时
那哗啦啦的响声
竟如琴弦般的悠扬动听

茶的彩色有了
茶的香气也有了
甜丝丝的沾唇
似能胶合裂缝的疼痛

茶香越发的浓烈
饮一杯  再一杯
满满的斟上
仔细的品味

听说茶也能醉人
那就来个一醉方休吧
我知道 醉过之后
便是清醒

被污染的河

粼粼波光
白天镀一层金
晚上撒一层银
这美丽的眼神一样的波光
那里去了

朗朗水声
笛一样的动听
琴一样的悠扬
这悦耳的吹奏声
那里去了

粼粼波光  网满污黑的皱纹
朗朗水声  被悲痛的哭泣淹没
一只清澈明媚的大眼睛
何时才能复明

夜空

那夜空上闪闪烁烁的
不是星星  是从银河里
逃出来的小鱼小虾
在欢乐的蹦跶

那划过长空的一道白光
不是彗星走在告老还乡的路上
那是向往海洋的一条带鱼
在游出天河投向海洋时的景象

蜗牛

我没有翱翔的翅膀
也没有驰骋的双足
我有的只是命运沉重的包袱

我把蓝天让给鸟儿飞舞
我把草原留给牛羊放牧
我把一切美好的都让出去
我把一切优越的都让出去

而我  愿在他人不愿顾及的地方
默默的走自己的路
在坎坷苦涩的痛楚里
寻觅生活的乐趣

冰山

在沉迷中你依然耸立成巍峨
还把一块下坠的天顶住
你在旷野里守着孤寂还守望着什么
在凛冽的风的怒号中你真的在坚守中死去

有谁能征服你的高度
触摸一下你高贵的头颅
你像从地窖里挖掘出的一块瑰宝
白玉般洁亮 白骨般冷酷

冷酷是一种残忍
残忍有时是一种爱抚
一具几千万年的尸体
至今不腐

麻雀

采一把芦苇穗子做衣帽
穿戴一生多逍遥
千洗百搓不褪色
冬暖夏凉轻飘飘

走路就想跳
张口就想笑
舞步踢得好日子打了旋
歌声抬得心情冒了高

大口大口的吞肉
大口大口的啄雪
苦也享 福也享
这才是生活

距离

你在课桌的这端
我在课桌的那端
中间是两颗心的约会点
你看我炽热
我看你温暖

你走在路的这边
我走在路的那边
相逢只有几米远
我撞击你目光易
走进你的内心很难


为把情感破裂的双方拉拢
为把历史抛下的遗憾填平
我把脊背弓成半圆
和地平线并肩

任超载的车轮
负荷着万千个沉重的日子
和酸甜苦辣的人生
以及大森林般葱郁的梦幻
隆隆的从我腰身上通过

不要紧的 尽管我的皮肉被轧成泥
但还有我不会折断的骨骼
和永不磨损的意志
这桥  即便颤抖几下
也绝不会倒塌

夜雨

呜呜咽咽
抛洒的全是泪
竟溅灭了
满天星辉

一夜间催开的花
都疯狂的绽放着美
万花丛中
寻不得一朵的伤悲


超短诗四首

村庄
祖国脉管里的一滴滴鲜血

生活
接着----
一条挽了结的长长的绳索

岁月
一把刻刀
在给每个人造型

命运
三分握在自己的手里
七分握在时势的手里

龙抬头

蛰伏于屈辱和苦难的
中国龙  已抬起了头

抬起头
不忘那被宰割的痛苦
不忘那被蹂躏的羞辱
卧薪尝胆  百多年
如今到了扬眉吐气的时候

龙抬头 用全新的
目光  智慧 胆略 灵感
去丈量世界   去驾驭
波澜壮阔的世界大潮流


蜜蜂

我哪有闲心游逛
我飞翔
我奔忙
都是为了寻找花香

你怎晓得
为找到一座花园
竟飞越了千里荒凉
大雨想扑灭我的一腔痴情
风暴想折断我的一双翅膀
我比蝉翼还薄还小的翅膀上
载满了千般艰辛  万吨重量

花不一定都能酿成蜜
我得一朵一朵的品尝
有些毒花微笑着骗我
给了我多少次的痛苦和忧伤

我飞翔着采集花粉
我辛劳的日夜酿造
我忍饥把一坛坛蜜汁捧给你
也从未想换回一个淡淡的笑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5楼] 发表于:2015-04-11 22:40
文史总编

田乐园诗歌集《岁月年华》

白发
(一)
这不是五十年代末期
那杆被拔掉的白旗吗
怎么现在又插在了我的
头上了呢

半个世纪过去了
那杆白旗
在太阳的光照下
已变成了红色
历史也曾对我说过
“那是一个红色的错”

白就白吧  银条是贵重的
铝丝是稀有的
如果我的头颅能变成
一座矿山该有多好
那我将是祖国的财富

(二)
是哪个银匠 趁我熟睡之时
把我黑粗的秀发砸扁
打造成了一付铮亮的
马掌铁

此后 我便常听到有几匹神马
嘶鸣着 ,踏过我的头颅急驶而过
给我留下了阵阵疼痛
和深深带血的蹄印

勒住牠 勒住牠
绝不能把时机错过
抓住鬃毛   骑上去
去跨越时空  超越自我

(三)

我那披肩发上
是谁偷偷的放进了几根铝丝
并悄悄的架通了
我的电话

不知是谁   从哪里
不时打来亲昵的电话  问这问那
我两手空空  喉头打噎
低着头 羞愧的无法回答

一根白发  一个被放大了的惊叹号
一个警铃  甚至是一个惊吓
它形影不离的
在你心里摇响着

(四)

在秋野里摇曳的
那朵硕大的白菊花
是我满头雪亮的
白发

属于我的春天夏天都已过去
那是我生命浓绿的叶片
我的命运注定结不出果实
那就开一些洁白晶莹的花吧

(五)

正值夏的灼热  瓦蓝的天上
没放上一块擦拭用的云彩
是从哪里降下一场大雪
把我头的山峰覆盖

季节还会轮回吗  那春天的
阳光定能把层层厚雪融化
那滔滔的一江春水,还不能
把我的 生命浇灌成绿色吗

(六)

是谁把一根根针  一条条线
别在我的耳边-----
让我串联起走失的青春
丢弃的时间

我从记忆里  穿连起
每一刻  每一天  发现
每个圆圆的日子都是一滴滴痛楚的泪
都是一个感叹 一个遗憾

该红的都已红透
该丰满的也已丰满
可我仍像蝉蜕一样的轻薄苍白
被风雨冷落在路的一边

我把送到手的白发
紧紧地攥在手里面
我要拧一根摇晃不断的
抽打自己意志的鞭

(七)
奶汁润渍的黑发
已被岁月搡搓成
秋冬里的蓬霜草
像一个被废弃的鸟巢

我眼睁睁的看着
愁绪多了  欢悦少了
幸好  有夕阳在巢里产卵
供我晚餐

红辣椒

那一个个   一串串的红辣椒
是我刚从出山的太阳上削下来的
一小块块  一小角角

当你感到生活平淡无味时
把她和你七彩梦以及酸甜苦辣的
人生 一起摆上餐桌咀嚼
生活便有了味道
泪  不一定都是悲
有时竟是惊喜

萤火虫

提一盏大于自身几倍的灯
为小径为旷野   照明

我知道 我的灯还是太小了
无法大片大片的朗照

列成队吧  组一串串星光
围成团吧  再造一个月亮


打工仔

一个家的沉重
一个城市的沉重
都放在两个肩上
每根神经都有断裂的疼痛

在餐馆里  我是一条
擦拭油垢和腥臭的抹布
在工地上 我是一个
被沙浆和砖瓦埋葬的活人

把一年的沉重
都放在春节里轻松
手里那几张淅淅沥沥的纸币
复活了土炕上八十岁的老母

既然

既然
生在故土上
又恋在故土上
既然
生活有欢乐
亦有忧伤
那么
就把故土当做碗吧
盛上太阳烤的甜饼
舀上月亮煮的辣汤
端起碗
把人生品尝
既然
想截住时光
又截不住时光
既然
生命有翠绿
亦有枯黄
那么
就把故土当做船吧
装上我人生的爱恋
披上我抖翅的梦想
荡开来
从生的死亡

南飞的大雁

又是一天的跋涉
天色已这样晩了 还没个归宿
几声坠落的啼鸣
真让人沉重心寒

前面就是大海了
路途变得更加艰险 你会跨越
过去的 看你那整齐的阵容
像乘风破浪的叶叶白帆

老马

卸去紧扣的绳索
星月睁着圆眼
又一次目睹老马
在冷风中走进厩棚

含着干枯的草   如同嚼着
一节节长长的疲劳
在嘴里反复的搅拌
而后粗糙的嚥下
那被岁月磨损的牙床
像破旧失修的琴盘
已奏不出雄壮的歌

一生从未倒下过
忠诚和坚贞
撞击得火花
点燃周身的骨气
高昂的头颅  向长天啸叫一声
发出新的挑战
大山般的险阻  在脚下
泥丸似的滚开
腾飞的蹄   翻阅了半个
世纪的历史

如今 老矣
龙般的消瘦下去
但心事却多起来----
走过的路
尚要走的路
在心里长城般的延伸
寻不到尽头
有时在不被人发现的地方
偷偷的滴着泪
那泪浓浓的
浸湿了大片故土

大海贝壳

在一次的潮汐中
不知是大海的遗忘
还是对我的考验
但绝不是遗弃

大海能给予我的是
鲜活的躯体
透明的灵魂
和全部的爱

我将潜入沙底
那里仍有大海的恩泽
亦有大海对我的
呼唤
即便死去  我的灵魂还在
我要让人们把我挖出
从我斑斓的身上
读懂大海的内涵

也许化作细沙
像海绵体一样的柔软
让人们踩着我
来看望你啊 我的大海

落叶

扔了一地的过时金币
无人拣拾


我把那金质的闪光部分
珍贵的藏进记忆里


饿瘦了的满树黄雀
叽叽喳喳的飞到地面上寻觅着
一群蝶找不到花园 急得在地上打旋……



野菊

山径深幽少人行
野菊含芳空自等
远见我来含靥笑
吐露芳菲两三丛

采菊

秋风萧杀寒霜浓
百花怕冷枝叶枯
采菊无意见南山
只采东蓠那一株

重阳怀菊

不怕风霜雨相逼
敢将黄花举枝头
香涉千里去报讯
迎来重阳九月九


慧 星


在走向死亡的路上
也要留下最后生命的璀灿的光亮


用生命最后火花
把夜空照亮


一把磨明的利剑
把暗夜划了一道明亮的伤口


似一把扫帚
把夜空清扫的湛蓝

落地扇

是谁把院里的那株向日葵
移植进宽阔光亮的新房里

日子再顺心也有烦闷的时候
就象这高温的特殊季节

需吹些清凉油般的风
来调理调理……


清亮亮的晨

那绿枝上一串串垂挂的
那花蕊里斟得满满的
那庄稼叶上捧着的,可是昨天
哭出来的泪水
流出来的汗水

不能再有遗憾
不能再留下伤痕
把污染了的昨天
放进由皓月着守的夜里,进行一次
浸泡、冲洗、涤新

脚印

最难留下脚印的地方
是山路

只要你迈出的脚步
像举起的铁锤铿锵有力
掷下的重量能把小石击成粉末
你的脚印就会深刻而清新

在最难留下脚印的地方
一旦留下了脚印
那印记最难被磨平

骆  驼


你选择别人不敢涉及的地方行驶
并留下深深的磨损不去的大脚印
临行前你似乎已知道任重道远
吃足盐  喝足水  把自己很高的身驱压低  趴卧在地上  让人们很省力的把一件件沉重的行囊都满满装上
比你的驼峰还要高出几倍

在没有星月照明的漆黑的夜里
你用深邃明亮的大眼睛
探照灯似的穿透长长的夜的隧道
把脖颈上的铜铃摇响  伴你寂寞
壮你胆量  踏着既定的路线方向
前进  最终走出黑暗  迎来
黎明前的曙光

在千里戈壁滩上  你是车
在黄海似的大漠里  你是船
再艰难的路程  再遥远的目的地
你的信念不倒  脚步不停
你总是高昂着头  用坚毅的
意志  走出困境  迈向坦途

由于你的负重  我们的旅途变得轻松
由于你的带领  我很安全  万事不惊

带刺的玫瑰

你想折一枝美丽吗?
你那陌生狂想的手别伸出
不然它会给你威严的可怕
流血的痛苦

只有你的容颜象它一样妖艳
只有你的心灵象它一样晶莹
它才会把一株完整的爱情
移植进你的花圃

荒冢里的墓碑

多少年了
头上的岁月都荒废得白了
你还站立在这里
姿势一点没变    。

在渐次缩小的坟土下
早已空空  灵魂拉着肉体早已
搬迁出这黑暗的窒息  只有骨头
一声不吭地和几条长蛇睡在一起

没了香火  没了哭声
坟头上不见一锨新土
枯草把坟土全都掩盖  幸好
野兔野狐有时还来分享你的孤独

那些名字
已老化得失去记忆  情感霉变
还紧握着那份承诺
守候在他的坟前

秋葵

秋天来了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你也变得成熟了

那张沧桑的如马蜂窝似的脸
不再看着太阳
那沉重的头颅已高抬不起
不再跟着太阳旋转

那个炫耀自己的花环摘掉了
那顶标榜自己的桂冠扔掉了

你低下头
作深深的沉思
你弯下腰  和大地
保持最亲近的距离

推碾

推着一盘碾在转
像围着地球没白没黑在跑

推着用一斤小麦兑换的一斤高梁  饥饿
咯吱吱地直响
穷困总是碾不碎
苦日子总是扫不尽

碾道被无数只脚板踩陷下去
像一付锃亮的脚铐
啊  我什么时候能挣脱这圈套的禁锢

冬枝上的那片黄叶
寒风一次又一次地击打威逼,
我的姐妹们都相继而去,
我紧握住大树母亲伸出的手臂,
寒风无奈  嚎叫着远去了。

不管环境发生着怎样恶劣变化,
我仍然是您的眼睛和耳朵,
我将敏锐的观察  细心的倾听,
提供您所需要的一切信息。

北风将愈加尖励和凶猛,
大雪也将持刀相威胁,
不要怕  我是你挡风的墙  遮雪的伞,
是你的暖被窝、小火炉、护身符。


秋菊

以黄为主色
铺陈得远山远地

每朵花上都有红苹果
黄金梨的色彩与芳香

这么美的花儿  没有蜂蝶相会
让我感到了一种凄凉

落叶

在秋风的掌声中
我拍打着翅膀,合着时代的节拍
微笑着离开位置
完成了新旧的交替

经历了短暂而漫长的磨练
我由幼稚成熟变成衰老
走完了一生的全过程
经受了岁月对我的高考

枝条因我的供血而繁茂
树体因我的养护而粗壮
那新增的年轮,是给我划的一
个最圆满的句号

感谢多情的秋风
为我的离行热烈的鼓掌
并把我一直护送到
我日夜思念的生育我的故乡

黄土高原上的红高粱

把勃发的生命
播种在朴厚豪放
的黄土高原——
这大西北拱起的钢铁脊梁上。

先以滚滚浪涛般的翠绿,
把黄土地冲洗成翠绿般的美丽;
再以红彤彤奔流的血
育红每个贫穷苦涩的日子。

站在黄土高原上,
踮起脚,昂起脸
以热烈的心跳,报恩的情感,
和走进的红太阳热情的拥抱亲吻言欢。

举起漫天的火把,照亮那远去的峥嵘岁月,
那一幕幕硝烟里的战斗画面,
点燃起后来人的满腔激情。

对黄土地的爱恋,
伴随着那一声高过一声的信天游,
在大野里漫延,如一面火红的旗帜,
一道炫目的景观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6楼] 发表于:2018-12-25 19:19
文史总编
    田园诗翁田乐园
    作者:范永来
    田乐园,1934年生,昌乐县宝都街道西田村人。1953年担任丹河乡文书,1956年参军入伍,曾任文化教员,后转外交部作机密工作。当时,因家庭负担过重,生活困难,故辞职回乡,担任西田村支部书记,达11年之久。1973年,调县水利局水利队,参与西河水库建闸工程,后任城关水利站站长,对城关水利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1989年,因年事己高,离职回村,躬身稼穑,自耕田园。如今己是耄耋之年,在各个历史时期,在落差极大的不同工作岗位上,艰苦奋斗了50多个春秋。
    田乐园同志不只是一位优秀的农村干部,还是一位出色的田园诗人,早在1956年即发表作品。从军旅到农村,蹉跎岁月,坎坷一生,不仅没有削弱自己的革命意志,还在那些风云变幻的年代里,笔耕不辍,创作了1000多首充满激情的优秀诗篇,令人钦佩。
    田乐园生于农村,成长于部队,迫于生计又回归农村,长期的农村生活陶冶了他纯朴厚实的坚强性格。他投身村政而又躬身稼穑,深知农民的喜与苦、乐与忧。所以,在他诗的字里行间充溢着农家的忧乐情怀。请看他写的诗《泪》:
    笑声如高山上的瀑布    哭声似大野里炸响地春雷
    情感一旦积蓄的太多太久了    也得寻找一个倾泄的机会
    就像超载的库水   如不及时提闸排放    就会冲垮堤围
    喜流泪   悲亦流泪
    没喜没悲   活着没滋味
    诗不长,粗看似很平实,明白如话。但细细品味,却充满了人生哲理和生活情趣。作者以“笑” 和“苦” 开篇,以比兴、夸张的手法烘托人因悲喜流泪地情感,此为“蓄势” 。下段顺势扣题,把人的这种生活感情流露,用诙谐朴素的语言表达得淋漓尽致。试想,人的一生如果没有喜与悲这两大感情元素,生活还有什么滋味呢?诗人如果没有对农家生活的亲身经历,是写不出这样高品位诗句的。同时,他热爱农村生活,迷恋家乡的山山水水,充满了深情,并化育为诗《山路》:
    大山是母亲   山村是婴儿
    那条细长的山路   是连接母亲和婴儿的脐带
    剪断的是脐带    剪不断的是母爱
    人大都热爱家乡山水,诗人更是寄情乡土。他把家乡的山比喻成母亲,把
    山村比喻成婴儿,把山路比成连接母婴之间的脐带,用大山母乳哺育着山村婴儿地成长。即是脐带剪断了,婴儿成人,母爱犹存,这是何等形象而生动地描写啊!而这只是字面的表达,诗虽短小,内含颇深,这种由“山路” 引伸出的母子情怀,也可联想到祖国和人民、父母和儿女等水乳交融的亲情关系。这就是这首小诗要表达的深层内含。
    田老的诗还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对农家田园生活的深刻刻画。他用平实无华的语言,浓厚的情感,细微的观察,扑捉农村生活琐事,展开想象,使诗变得极有生活情趣。请看他的《晚炊》:
    把夕阳填进炉膛
    点燃夜色    烹调生活
    喊来一只大碗
    摘两颗最大的星星泡酒喝     消愁又解乏
    老婆孩子一盘炕    把夜色盖上
    捂住梦乡   孵化畅想
    农民夲是一块耐寒的冰
    一遇温馨     便会流淌
    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充满了诗情,但并不一定人人写出诗来。田老长期生活在农村,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素材,又有强烈的诗欲和想象力。所以,在他眼里,到处都是诗,随时随地《寻诗写诗》:
    走路    是在拣拾露天的诗情
    劳作    是在挖掘深埋的诗香
    农村是一处最大的诗矿区    到处都能发现诗的闪光
    雨天    我用一颗颗雨珠造句
    晴天    我用一缕缕阳光构想
    夜空是一张铺开的蓝纸    满天星斗是我写得美丽诗行
    走路、劳作、雨天、晴天、夜空在农村可谓司空见惯,但是田老却在劳作中随时随地的寻诗觅句,把所有寻常景物融于诗中,成为“美丽诗行” 。这种自然天成的田园行吟,正是一位田园诗人的真实写照。
    诗如其人,田乐园的诗朴实纯厚,充满了农村生活气息。他阅历坎坷,傲然视物,热爱生活,诗情洋溢。所以,他特别擅长借物咏志,自然天成,富有农耕情趣和飞扬地想象力。这在当今日趋浮噪的诗坛上,尤为难能可贵。
    我在20年前就认识田老,准确地说,我是先读其诗,后识其人。当我早期读到他的诗时,就深深打动了我。从那些情趣飞动的诗句中,我曾推测作者是一位风华正茂的年轻诗人。出人意料的是,当见到其人时,竟是一位年逾花甲、装束朴素的农村老者,使我大吃一惊,肃然起敬。前几年,受其所动,我写了一阕拙词,以表对田老的敬仰之意:

    沁园春·田园诗翁
    丹水潺湲,流润田园,稼穑度年。望蓬门荜户,虬槐荫蔽;茅屋幽院,花木争妍。绿蔓爬篱,青枝挂柿,满院瓜蔬春日暄。忽闻到,有老翁吟唱,歌荡云天。
    闲吟疑是陶潜。农舍内、犹听《饮酒》篇。看清堂四壁,挂椒悬画;临窗一案,展卷铺笺。山水林泉,清风明月,尽入诗情词韵间。诗酒醉,咏农家忧乐,任笑痴癫。

    注:《饮酒》,是指陶渊明归隐田园的八首诗作。
    拙词于2009年6月草成。当时,我约田老在昌乐公园征求他的意见,特别对尾句“任笑痴癫” 是否有异议。看来灵犀相通,他非常认可其中含义。我认为田老对诗确实已经达到“痴癫” 的程度。田老己是80高龄,但身体康健,精力充沛,笔耕不辍,诗情飞扬,堪称田园诗翁。但愿田老在昌乐这片沃土上,写出更多的诗篇。
回复 引用 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