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签
刘文安 [楼主] 发表于:2016-12-20 19:45
文史总编

走读寒亭--寒亭区风物组诗9首(于康健)

回复 引用 顶端
刘文安 [1楼] 发表于:2019-01-15 11:10
文史总编
  走读寒亭--寒亭区风物组诗9首
  作者:于康健
  风物组诗之《禹王台》
  你用耒耜筑了一座高台
  又用智慧竖了一座丰碑
  五千年左顾右盼
  你的子民
  你的九州
  是否安康
  你不再离去
  你成了神仙
  三十年的变迁
  换了洞府
  换了金身
  固若金汤
  风物组诗之《一孔桥》
  曾经奔流的河道
  依稀铁骑的飞尘
  都随你的沧桑湮没
  无声无息
  无影无踪
  只留一弯驼拱的石背
  象甲骨文
  镌刻着八仙和驴的传说
  风物组诗之《柳毅山》
  轻轻的登临
  并不峻峭的山丘
  如影随形的传说
  随我的脚步延伸
  坚毅的相思树
  竟在北国的潍水河畔昂扬勃发
  飘逸的垂柳
  是在牵挂泾水的伊人
  还是顾盼洞庭的波涛
  快快的下山
  逆流而上
  文弱的秀才
  留下了一山一河一路的佳话
  轻舟踏歌泛波
  你我拈香祈愿
  快乐的原野已把您的传书演绎
  删除了忧伤
  没有了硝烟
  和谐的舞台上
  上演着一段一幕一部的惊讶
  风物组诗之《张氏松》
  两颗残存的古树
  挂满了千年的传说
  不屈的命运
  裸露的直白
  陈述地上地下无言的沧桑
  即使没有了风光
  也要齐眉并肩
  即使老去腐朽
  也要挺拔站立
  看着院外的繁华
  早已
  换了人间
  风物组诗之《德盛恒画坊》
  又一处高门大院
  用五颜七色的年画
  点染着德义的永恒
  黑漆的木门
  走出了福禄寿喜
  簇拥着走街串巷
  花红的男女
  忙碌着绘刻套印
  张贴着郁垒神荼
  三月的杨柳
  四季的墨香
  是谁家的小囡
  大观园里
  放起了自制的风筝
  是杨家的顽童
  又在门外的青石条上
  滑破了崭新的棉裤
  风物组诗之《高庙》
  寒浞帝王处
  嫦娥广寒宫
  低矮的土丘
  号称云台
  不大的道观
  叫做高庙
  在虔诚的顶礼膜拜中
  各方神灵粉墨登场
  几度春秋
  几番兴衰
  走了三官
  来了五帝
  更迭了南北朝的砖瓦
  不变的是隋唐的香火
  呆板的泥塑已然倒塌
  科学的金身岿然坚强
  经声渐远
  车流如织
  心中的庙宇
  供奉着智慧的自我
  祖先的高台
  缭绕着和谐的烟花
  灿烂的笑容
  在佛一样的脸上荡漾
  风物组诗之《于氏宅院》
  轻轻走进四合的院落
  细细品味方正的历史
  青青的砖瓦
  白色的灰墙
  奇巧的檐角
  仿佛在解读他的刚直睿智
  我无语已醉
  不做庭院香樟
  但求均等民生
  警世的《钟声》响了
  把紫禁城震塌
  淅沥的风雨中
  你又挺起大华的铮铮脊梁
  即使心力交瘁
  还是那片土地
  还是那个宅院
  墙裂了
  屋漏了
  但栋梁还在
  没有了墨香书声
  远去了战火硝烟
  想把你的灵魂找回
  注:(潍坊市寒亭区寒亭二村于氏宅院属典型的明清院落,始于于占鳌,盛于于均生,原名于庭樟,留学日本,参加同盟会,创建革命杂志《钟声》及潍坊大华染厂,坚拒日本合作,革命志士,民族工业的先驱,四合六院,已全面修缮。)

  风物组诗之《徐干墓》
  风累了
  雨干了
  一个朝代
  裹住你的彬彬君子
  一抔沙土
  掩埋你的学富五车
  日出了
  春来了
  有个地方
  在细数你的绝世《中论》
  有个寒亭
  要谱写你的博士之歌
  风物组诗之《潍县战役指挥部》
  一门三窗四间房
  白浪河畔运筹忙
  指挥若定谈笑间
  敢叫潍县变模样
回复 引用 顶端